中国作家网>>原创

从花骨里长出的村庄

2017年11月30日14:51 来源:中国作家网 林延军.

当我走进你大地的躯体,感觉有一股淳木朴的气息在回旋飞舞,那斑斓的沉醉绽放在月光的怀抱里。

在牌坊前,夕阳的余晖映照着西和小镇的眼睛,也擦亮了一座村庄的额头。

一幅由鲜花和风情盛开的油画,谁能将《向日葵》的呓语告诉了梵高?谁能将蝴蝶寻觅的心事告诉庄周?

七彩的花田,横穿过小镇的心脏,弥漫着浓郁的花香。柏油路两旁一路长开的异木棉,那是小镇提着粉红的花篮在迎接客人。

从一朵花到另一朵花,蜜蜂穿过你安放在泥土里的迷恋。鲜花倾注太多情谊,村庄披上七彩虹的衣裳。

从此,村庄有了更多的路,鲜花有了更多的家……

一座座泥胚砌成的古屋,斑驳的墙壁如古稀老者深邃的脸颊,就像洁白的玉兰裸露在古巷的孤寂中。

门楣庭前,落叶花丛,早已被岁月湮没在民谣的旋律里,唯有蜘蛛网网住百年的齿痕,也网住古村的光阴。

矗立村文化广场的三字经碑文,吮吸着天地的灵气,在方块字符的墨香中铺展、传诵。仙客来缠绕着白墙黛瓦的村屋,也缠绕着江南水乡诗意风情。

郭姓祠堂的楹联祖训,注视着明末清初从南雄珠玑巷南迁而居的客家先人,这一注视便是几个世纪。

苍老的太尉庙,先人的踪迹任凭时光流逝,任凭星辰光泽,只能从灰瓦、檐角厚重的线条里寻觅祖上箴言。

乡贤志士的经典故事,如色彩斑斓的山花,总会意味深长地镂刻在古树的树干上,长在花骨朵中,扎根在土地里,让西和人一生回望。

黄蜡石河床遗址,拥抱着村庄厚重的睡姿。小河在贫瘠的土地上拼命寻找,拼命守护,拼命回首。小河亲吻黄蜡石,就像母亲亲吻孩子。

靠山吃山,靠花吃花。一代又一代西和人用花园铲、修剪刀、喷水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掘开泥地的笑容,也掘深花的故乡。

雪白的樱花、高雅的兰花、浪漫的玫瑰、娇艳的波斯菊、缤纷的郁金香,那是泥地美丽的天使,将每一阵芳香收入故乡的囊中,那芳香带着鸟鸣,散发着泥土的气息。

高脚的醉美蝶,撑起一片洋紫荆的花裳,吐纳着娇嫩细腻的光滑,一如用寒冬的呼唤,洗涤村庄的心灵和宁静。

回溯西和小镇,我们以鲜花的名义,再次荡漾花开的声音,从骨子里,从心灵上,从你的掌心间慢慢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