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小说

“狮子吼”老耿

2017年12月07日10:32 来源:中国作家网 齐七郎

好恶。每次跟团游,老齐都要把这一团的人分出这个好那个恶来。这次出游,觉得最让人厌恶的是跟团游的团客老耿了。

出游的人一般都是穿件鲜艳的冲锋衣,他穿着件灰色夹克,穿着双皮鞋,村干部样儿坐飞机跟着团就到一万公里以外的澳大利亚了。老齐对他的厌恶,是从他那“狮子吼”开始,地陪美女导游在机场接团,大厅里人很多,在导游简单自我介绍的时候,老耿来了一句:“听不见啊,到车上再说吧!”使用的是“狮子吼”的功夫,震得整个大厅的各国男女都往这边侧目。境外游对中国游客素质不好的评价有“旁若无人的大声喧哗”,老耿算是众声喧哗的“领唱”人物了。后来,导游只能中断讲话带着大家走了,这样的“领唱”在以后的行程中老耿又表现了几次。

还看到老耿随地吐痰了,在蓝天白云干净的大地上,一声清嗓一声呸,这也让老齐厌恶。不知从何时开始,老齐竟然把这随地吐痰列入“十恶不赦”了,见到这等人事就厌恶。

几天的行程终于结束了,回程航班,刚刚登机找座位,往上方行李舱举包包的时候,听到有人喊“齐哥”,听声音是那浑厚的“狮子吼”,没敢搭茬,老齐跟团游喜欢对团友游戏地自报年纪七十三,招得很多人都称呼“齐哥”或“七哥”。和老耿七天跟团游的时间里未曾说话一句,有天半夜两点有人凿门,正写日志的老齐开门看到是老耿,一定是找错门了,看到老齐扭头就走连句话都没有说的,所以,觉得老耿的“齐哥”不是在叫自己。坐下后,老齐坐靠窗老耿坐靠通道,又听他面对面着叫“齐哥”,说她爱人在另一侧的靠窗能否换,已经坐稳行李也安顿好,本来不想换的,还是起身,穿过中间地带的座椅打扰了很多坐着的人,来到另一侧,老耿爱人的座位不是靠窗,心中有火的老齐扭身又打扰中间坐着的人,说要拍照不换了。

心中不快,老齐和老耿应该都是这样。坐稳后,老耿自我嘟囔:“有什么可拍的?”老齐不发一言。飞机起飞的时候,老齐看窗外,空客330飞机38A座舷窗外是一个大大的“鸡翅”,啥都不得拍。

老齐心中不快,只是看报纸不说话,老耿心中不快,把鞋子脱掉,把靠近老齐的那只脚蹬到报刊杂物袋子口,这个时候,老齐只能忍,不想在飞机上起争执,怕飞机颠簸出大事。

航空餐时间,老齐要了红酒,空姐给了浅浅的一个杯底的酒,让再添的时候,空姐举着只有半瓶的红酒意思是说还有很多人的,老齐说声“不好意思”作罢。老耿见状,大声说“给我来杯红酒”,接过酒等空姐扭头后不由分说地把酒倒进老齐的杯,接着,又拿杯子对说“给来杯雪碧!”,又一下子倒进老齐杯,空姐推车走了,老耿一脸坏笑的嘀咕说:“这下够喝的了吧,红酒干喝多酸啊。”

老齐的不快老耿的不快缓和了很多。

航空餐的量不是很大,很少有乘客在飞机上甩开腮帮子大吃大喝的,接过牛肉面条打开看后,老耿冲着服务的空姐喊:“再给我两份,这太少了。”空姐答复,只能等都发过的剩余才能给的。也是乘空姐扭身,老耿伸手抓了个饭盒放到了自己的小桌板上,空姐走后他打开看,那是一份鸡肉米饭。动静很大地老耿把米饭和面条都吃了,然后把一次性的叉子、勺子和餐刀收进了衣服口袋里,嘴抹了后,空姐真的按照承诺又给老耿拿来了一盒牛肉面条。老齐指了指自己的小桌板说,这勺子没有用过,老耿用老齐的一次性勺子把一盒面条也给吃了。

肆无忌惮。路见不平一声吼。是不是只有这样,老耿才觉得自己才算是豪爽。

最出格的是飞机降落的时候,老耿居然打开手机,声音很大的给儿子打了个电话,通报接机的时间约定等候地点,然后又大声的招呼这个那个搭他的车。老耿没有招呼老齐搭他的车,但是,临分手的时候对老齐说:“我不喝红的喜欢白的,有空儿一起喝点。”但是,老齐和老耿并没有留下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