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散文•随笔

桂树与金银花

2017年12月07日11:03 来源:中国作家网 周森林

庭院门右侧的栅栏外有块不到一方大小的花圃,七八年前我在花卉巿场买了一株小小的桂花树栽下了,它慢慢长大……

这棵桂花树很容易侍弄,稍加松土、施肥、浇水就青枝翠叶迎风起舞、婆娑摇曳;略加修枝剪叶,其姿容顺遂人愿,枝叶内敛、花瓣含蓄如淑女般,决不张扬疯长。如今主干已腕粗,树高约丈二,华盖翠绿,倚在栅栏旁,立于院门之侧,犹如迎客的门童、侍女。

几年前,桂树枝头就开始绽放淡黄色的桂花,飘逸出淡淡的幽香。这棵桂树无论季节如何更迭,一年四季都开花,方圆几米的距离就可以闻到沁鼻的香味。随春夏秋冬的更替,它就花开花谢的轮回。春天当百花争艳时,它淡定地绽放着米粒般大小淡黄色的小花,簇拥的花瓣挂满枝头或藏于绿叶之间,不与群芳争奇斗艳却香气沁沁;夏日绿肥红瘦时,它不惧骄阳,仍幽香如故;秋日落叶知秋,百花凋谢时,它更是芳香浓郁,向人们昭示已是丹桂飘香的金秋时节;冬日寒风凛冽,树木萧肃,它却凌空展绿,花儿枝头绽放,温馨淡泊,雅香凝寒。我原以为丹桂飘香只在金秋,没想到居然也有这样的四季桂终年飘香。我为它的存在,为了当时无意中选择栽种了这棵四季桂而感到庆幸。

然而,这棵桂树曾经遭遇过一次不幸的劫难。就在几年前的一个春天,树根底部的土壤里突然长出了一株细细嫩嫩的绿芽,在经历几番春风春雨的吹拂与滋润后,不多时日就蹭蹭地长出了一株藤蔓-金银花。它先缠绕着桂树的主干向上攀爬地生长着,藤枝嫩嫩的,叶片青青的,后来逐渐地爬满了树干,布满了栅栏。待到暮春三月之际,金银花的藤蔓就已变成小指般粗了,藤叶丰满。它也开起了花,芽状的花朵,初为银白色,渐变为黄色,黄白相映,一簇簇的花朵散发出淡淡的清香,也甚是赏心悦目。据《本草纲目》所言,金银花是淸热解毒、疏散风热、凉血止痢的良药,若随手釆摘一些用来泡茶清香四溢。金银花就这样依附着桂树日复一日地慢慢生长着。桂树也像觅得了知音,生长得生机盎然,开着桂花,舒展着枝条绿叶与金银花相互掩映,在庭院门之侧,栅栏之隅共同弹奏着春之曲,十分令人惬意!

季节轮回,周而复始,整个夏日在栅栏外、门侧旁一片浓绿,树蔓相依成趣……

秋临了,桂树仍然以傲人的容姿迎着金秋的灿烂!香气袭人。然而金银花不耐寒凉偷换了青黄,少量干丝状的残花剩萼仍挂在蔓枝上了无生趣,绿叶变得枯黄而纷纷零落,剩下深褐色的藤蔓缠绕在树枝上,耷拉在栅栏边,秋风拂去了它的浮华。

寒冬里,大地凝寒,冷风凛冽,桂树仍是花开花落,依然如故。金银花的藤茎枯槁地缠绕在桂树的枝条,依附于栅栏上,苟延在朔风中。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时节,沉寂了一个秋冬的金银花重获新生,迎着明媚的阳光,汲取春日的雨露,又蹭蹭地旺盛地生长起来。它蔸茎变大、繁殖出更多藤茎,肆意蔓延,放荡不羁,张扬地将藤蔓缠绕着桂树,绿绒绒地覆盖着栅栏,触突尽可能地到达它所能到达的空间。桂树枝叶被彻底地包裹了,枝条被牵扯的东斜西歪,疯长的藤蔓将桂树缠绕得似乎喘不过气来。桂树失去了往日的生机,昔日的和平共生变成了较量与争夺。它们争夺着土壤里仅有的一点养分、天空中泻下的一束束阳光……两种空间上应该错位生长的植物错误地逼仄在了一起,生存的本能驱使它们演绎着物竞天择的自然法则。

为了拯救桂花树,我思量再三,二者必须舍弃其一,丢卒保车。我不得不动镐用铲先将金银花从蔸茎处彻底斩断,从土中刨除,不留残余。然后费时费力地将藤蔓从桂花树上拨离,给桂树松绑,还桂树原本的生存空间。于是桂树如释重负了,它重新舒展了枝条,挺立在阳光下,摇曳在风雨之中,又恢复了往日的勃勃生机

现在,每当我看到桂树枝条舒展、华盖翠绿、花香四溢时,就彷佛看到它在向我致意!又彷佛听到它在向我诉说着什么……蓦然一念闪过:植物如此,况且人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