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惊弓之鸟的快递

来源:中国作家网 | 齐七郎  2018年02月06日16:03

有个旅行社,让中老年人每个人交五万元的押金,然后便宜去旅游,后来,旅行社资金崩盘,几万人十几个亿的钱说不清道不明的没了,老齐写了篇小文章发在“维权微信群”谴责了一番。那天,文章后面有人留言——“有人打算办你了!!!”

啥叫办?两种人会说这种话,一是白道的公安一个是黑道的黑社会。公安不办骗子旅行社办老齐这样的老实人,现行社会明目张胆这么干的还是不多,黑社会的办,就是给你添堵、添恶心吧。曾经听人说过,有个妇女带着一些人去旅游局告骗子旅行社,后来私家车被喷了大面积的、带某种图案某些字迹的红色涂料。

老齐要被办了?心中有些害怕。

午餐想煮面条的时候看到有个陌生的未接电话,号码是189115563--,面条下锅以后,把电话打过去:

“喂,哪位刚才给我打电话?”

“快递!”那边说话干净利落。

“在家,送上来吧!”

“你这是哪个的?”快递,一般都是摞得小山般的电动三轮车的物品,打过电话就可能忘记是哪家的,老齐觉得人家问是这样的意思。

“东直门阳光都市的。”准确的把小区地址报了过去。

“楼号说一下!”

“怎么还要楼号?”一边说着这话,心里还是起疑了。

“包裹上没有写!”

“包裹上不写具体邮递地址,你们就给快递?不会吧?”

“要不要?说不说?不说就给退回去了!”那边电话居然给挂断了。快递员,历来都是服务态度很好的,有的快递员把物件送上楼,还会主动提出把包裹皮和其他垃圾随手带下楼,不知道为啥今天这个说话有些横。

面条捞出锅,老齐想,最近几天没有在网上有过购物记录啊?又想,哦,年前送礼的比较多,是不是人家不知道具体楼号?贪婪之心让老齐把电话又给打了回去。楼门号说出了。说过之后又问:“啥时候送?我现在在家!”

“现在没时间,等着吧,也许是下午五、六点钟!”那边的回答有些不耐烦。

炸酱面,吃了口大蒜,喝了口小酒,突然感觉这个快递电话有些蹊跷。快递,不知道街巷名称不知道是哪个小区?快递,不知道楼门号?快递,打过电话还不给送上来。啥情况?

这个时候,突然想起那个——有人要办老齐。

一身冷汗在冬天的时候冒了出来,一个陌生的电话说是快递,就把老齐详细的家庭住址给套出来了,这可如何是好,如果几个一身黑衣身上有刺青五大三粗的光头汉找上门来,这可如何是好?

面条坨了,酒也没兴致喝了。起身走到屋门口顺着猫眼门镜往外看。

猫眼儿门镜是由一块凹透镜和一块凸透镜组成,从猫眼门镜向外看,能看清门外视场角度约为120度范围内的所有景象,而从门外通过门镜却无法看到室内任何的东西。

120度范围内,一片空白。老齐这个时候觉得,120度这个范围有些窄,上度娘搜狗一下,猫眼是否有180度的360度的,没找到猫眼,网页上却是一片的搜索器。

端着手机翻页的时候,门外楼梯间有节奏很快的脚步声,120度范围内看过去还是一片空白,这动静都没弄明白是上楼还是下楼,动静声音就越来越小了。

回到餐桌,望着坨了的炸酱面,喝了口酒咬了一口黄瓜,黄瓜还在嘴里咀嚼,突然想起来了什么,站起身从卫生间拿出木头柄墩布,从厨房拿了把菜刀,从卧室拿了“雷达”蚊蝇喷罐放到了玄关旁的整理柜处。一件一件的拿,嘴里还唱着那耳熟能详的《我的祖国》——“朋友来了有好酒,敌人来了有猎枪……”

手机的铃声又响了,接了,是发小儿问摄影图片质量的技术问题,发小儿最近很勤奋,退休了又想在闲暇生活中充满活力。聊着图片质量,猛然想起这发小儿退休前是在“菜百”做安保负责人,想起了在他办公室看到的整墙的监视器,电话中就主动和他约酒了。房子外需要装个探头了,360度的最好,办我的人来了,不但要及时发现,而且还要给记录下来,硬盘一定要耐用。

面条冷了,老齐困了,夜里睡眠质量不高,每天午后都要补觉的。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我做亏心事了吗?揭露庞氏骗局不应该是亏心事吧,可我怕的是什么啊?

一觉醒来,已然是傍晚,冬天昼短夜长天黑得早。看了看时钟已经是五点了,又想起快递的电话,下午五六点钟送来,不敢出门,一是想等快递上门,心中还是希冀那个电话真的是快递,二是出门怕黑社会在楼下等着办。

在家中等得枯燥,在家中等得不耐烦,只能是读书打发时间,读的书是《冰与火之歌》,那书里充满了权利游戏血腥的办。

19点了,快递还没有上门,午餐没有吃好有些饿,到厨房把剩面条在锅里热了,去厨房的时候,几次都能看到玄关旁的墩布、菜刀和喷雾罐。吃过剩面条,看了会儿CBA篮球,时间就是20点了。快递没有夜班的工作习惯吧,快递越是不来,心中越是打鼓。门外每声脚步、开关门的动静,都让老齐的心提了一下。

拿起电话拨通110了,有困难找民警。接线员问了情况,问了快递的电话号码,说这样的情况没法查,老齐质问,问的这么详细又是无法查,真是瞎搅乱,这年代老齐这样的人敢质问的也就是110了,110接线员最后说,如果真是有人敢上门办你,再打110吧,110出警很快的,老齐调侃地对110 说,如果老齐真的给办了,110来了管啥用。

看了会儿书,看了会儿电视,把自己折腾得有困意了,洗洗睡了。

第二天,起得很早,到郊区怀柔参加了个文学活动,文学活动很精彩,有文学讲座,有颁奖活动,还有文艺演出,热热闹闹的一天过得很快,直到回家走到楼门口,才想起快递电话的事情。楼门口的小花园里,有个穿一身黑陌生男子在健身区看手机,一边看一边还盯着过往的人看,有些像电影电视剧里演的那种盯梢的狗特务,老齐走过的时候他也看了两眼。有个快递电动送货车停在楼门口,看了看手机没有未接电话,显然不是给咱送快递的上楼了。

打开家门进去后,又从猫眼往外看,120度范围无人,听了听也没有动静,看了看屋门里,墩布、菜刀、喷灌都在。

墙上的挂钟响了一声,整点18点。换上家居装,中午在怀柔吃得很饱,想熬粥,晚餐简便些。

手机响了,又是陌生电话拿起接了。

“快递,在家吗?”一个年轻人的声音。

“在家,送来吧!”

“是6号楼503吗?”

“不,是7号楼601。”

“我的妈哟,爬不动了,下来自己拿吧!”

“怎么个情况?”

“单子上写的是6号楼503,爬上来不是,爬了一天楼了,爬不动了,不行明天再说吧,要不你就自己下来拿,我是不行了!”那边电话又挂上了。仔细看了一眼来电号码,不是昨天那个。啥情况啊?

真怕快递把东西放下边走了,也怕明天或者是啥时候才能再给送来,穿上羽绒服准备下楼,穿鞋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总觉得这快递与以往的不太一样。又是一个不知道楼号的还要让老齐自己下去取,这楼下如果有个仨俩的小伙子在等着办,这不是请等着吃亏吗?

想到这里,又把电话打了过去:

“问一声,那快递是啥东西?”

“一箱子酒!”

“那么沉的东西,我一个上岁数的人也搬不上楼啊?”最近一段时间,老齐学会倚老卖老了。

“那就明天吧,今天太累了!”快递员态度很坚决的样子。

“……好吧,那就在楼下等着吧,我下去!”

把钥匙和手机装在口袋里,开门的时候看到了墩布、菜刀和喷雾罐,没敢动菜刀,墩布又太大,把喷雾罐揣怀里打开了房门。

正要锁门的时候,楼道里有动静很大的爬楼声音,老齐倚在门口等了等没敢动,一个小伙子扛着一个纸箱子上楼了,放在门口说:“您的快递,楼门号也没有,累死人了。”说完话,也没办理啥接收手续,扭头下楼就走了。

小心翼翼的把那个箱子搬进了屋,不是因为箱子里的酒是易碎品,到现在也没能弄明白这莫名其妙的快递是来自那里是个啥东西。黑社会办人,有时候也会快递个恐怖物件吧。

用门口的菜刀把箱子打开,是酒,一箱六瓶,汾酒集团的清香型标识,包装很是精美,把箱子上的快递单撕下拿灯底下看了,发货地是涿州,收货地是东直门外“阳光都市小区”,还有备注——“到传达室打电话联系后再送”。涿州?涿州是网友“拉面”刚刚买房的家,那个曾经在过年时候给老齐写过一系列信的网友“拉面”。

随手把一瓶酒打开,倒了半杯出来,半杯有二两,端着酒杯又坐到了电脑前,老齐最近坐电脑前总是想喝酒,想是接着构思下一篇旅行社坑害中老年人的文章了。老齐胆战心惊后又不怕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