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傻蛋打工

来源:中国作家网 | 张士胜  2018年03月09日14:12

傻蛋是钱家一根独苗,她母亲四十多岁才生了他。

为了能让老婆怀上孩子,傻蛋父亲没有少烦心,香烧,拜菩萨,他还四处寻医问药。功夫不负有心人,傻蛋妈在四十二岁时,怀上了傻蛋。傻蛋爸看到老婆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了,心里比吃凉西瓜还高兴。傻蛋出生时,家里摆上十几桌酒席,来庆贺宝贝儿子诞生。

傻蛋原来小名不叫傻蛋,他小时候,跟别的孩子玩,其他孩子看他憨厚老实,又不爱说话,大家都叫他傻蛋。他当时也不知道这个名字好坏,就随口答应了。后来,人们习惯都叫他傻蛋。傻蛋大名叫钱刚,不过,提到钱刚这个名字,很少有人知道。只要提到傻蛋,村里没有人不知道的。

傻蛋上学的时候,读书不太用功,刚升到初三时,他就学不下去了。他多次要退学,可是,他父亲一定要他把初中读完,拿个初中毕业证。没法子,傻蛋只好多熬一段时间,终于熬到初中毕业。傻蛋初中毕业后,他父亲还想让他读高中,他跟父亲说:“爸,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读高中。”

傻蛋初中毕业后,就跟父亲在家种地。傻蛋身材高大,有的是力气,一、二百斤东西,他搬起就走,好像一点也不吃力。他家里种了二、三十亩地,父亲年纪渐渐大了,家里农活主要靠傻蛋。种地虽然累,但几年下来,家里也积攒了一些钱。他家和其他农户一样,到小区盖了三层小楼。家里日子过得还算不错,遗憾的是,傻蛋都二十好几的人了,一直没找到媳妇。傻蛋父母为儿子婚事日夜发愁,四处托人给傻蛋提亲。虽有几个媒婆上门给傻蛋提亲,可是,双方一见面,傻蛋见到女孩非常害羞,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最后都是不欢而散。

傻蛋父亲跟他母亲商量说:“傻蛋妈,还是让孩子进城打工吧。一方面城里女孩多,说不定那个女孩看上傻蛋,事情不就成了。另一方面,傻蛋这孩子确实太老实,见人连个话都怕说,不如让他到城里锻炼锻炼,练练口才,也不是坏事。”他母亲说:“我有点不放心,孩子一直没有出过远门,人又老实,我怕他到外面受人欺负。”他父亲说:“你一直把孩子圈在家里,也不是个事。孩子都二十好几的人了,早应该让他出去历练历练了。要是那样的话,说不定孩子早有媳妇了。”母亲看到儿子这么大人了,还没个媳妇,挺闹心的,就狠着心让儿子到外面闯闯。

傻蛋准备进城打工了,母亲让他到镇上买点零碎东西带着。傻蛋到了镇上,他看到一个算命先生坐在街道旁。先生看到傻蛋走到他身旁,先生对着傻蛋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小伙子,算一卦?”傻蛋看了看先生一眼,问先生说:“算一卦,要多少钱?”先生说:“不多,就十块钱。”傻蛋蹲在先生面前说:“你给我算一卦,看看我什么时候能有婆娘。”先生说:“请你把手伸过来,给我看一看。”先生看了看傻蛋手纹,又看了看傻蛋面相,先生对傻蛋说:“小伙子,你命不太好呀。我说了,你不要生气。”傻蛋急着说:“你说,我不生气。”先生说:“你的一生,只能影随人,人随影了。”傻蛋有点不理解先生话的意思,就问先生说:“先生,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先生摸摸自己的胡须说:“我刚才的话再明白不过了,换句话说,你一生就是和尚命。”傻蛋听了先生的话,人好像一下子掉到水井里,浑身凉了半截。他从衣服口袋里掏出十块钱,递给先生,起身就走。先生看到傻蛋走了,他忙喊着说:“小伙子,别忙,我还有破解之法。”傻蛋没有再理他,一直走去。傻蛋买完东西,在回家的路上,他一直在琢磨先生说的话。先生算出我命里注定没婆娘,那我进城打工还有啥用?我这个和尚到哪里都是和尚,我还不如在家蹲着呢。

傻蛋回到家,他就跟母亲说:“妈,我明天不去城里打工了。”母亲问傻蛋说:“不是说好了 ,你明天去城里打工的吗?你怎么到了街上一趟,就变卦了。”傻蛋听到母亲说到一个“卦”字,心里咯噔一下,脸马上就沉了下来,他一句话也不说。傻蛋母亲又说:“我都跟你表姐联系好了,让她明天到车站接你,你明天不去该怎么办呢?”傻蛋没好声气地说:“你告诉她,叫她明天不去车站,不就行了。”

傻蛋在家晃悠了一段时间,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自在,心里还在想进城的事。似乎城里有个姑娘在等着他,他越想越觉得算命先生的话不靠谱。傻蛋有些半信半疑地问他娘说:“妈,我问您,算命先生的话灵吗?”他娘说:“你今天怎么突然问起这事来?你是不是那个地方不舒服?”傻蛋说:“没有,我只是随便说说。”他娘这才放心地说:“算命卜卦,一路鬼话。算命先生的话,是不能信的。你是不是在街上,让算命先生给你算过命?”傻蛋说:“我不是跟您说过,随便问问,您不要瞎猜。”他娘又说:“要不,你有心事。妈是看着你长大的,你有事瞒不了妈。”傻蛋有点不耐烦地说:“妈,什么事也没有。我只是又想进城打工了。”母亲说:“上次让你去,你不愿去,今天怎么又想去了呢?”傻蛋说:“我不甘心,还想到城里碰碰运气。我就不信,我一辈子就是和尚的命。”他娘说:“行,我也不相信,仪表堂堂的小伙子,怎么能找不到对象呢?不过,你到城里,事事要小心。不要惹出什么事,让娘担心。”傻蛋说:“妈,我都听您的。”母亲又说:“那我打电话给你表姐,让她到车站接你。”傻蛋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不用表姐到车站接我,我到城里,打电话找她。”母亲不放心地说:“你从小到大,从没出过远门,还是让你表姐到车站接你,比较稳妥。”傻蛋拗不过母亲,就说:“随你吧。”

傻蛋到了省城车站,四处看了一下,不见表姐,他就在车站等了一会。傻蛋是第一次进城,看到车站有很多人,他感到头都有点晕。“傻蛋,到这边来。”傻蛋听到有人在喊他,他抬头看了看。他看到表姐穿过人群在喊他,他马上向表姐走过去,傻蛋跟表姐来到了表姐的住处。表姐和表姐夫住在一间小房子里,房子中间用布帘把房间隔开,布帘里面是表姐和表姐夫的卧室,布帘外面放着锅碗瓢盆和桌凳,以及其它杂碎东西。人进到家里,都要慢慢走,一不小心就会碰到东西。

傻蛋放下行李,坐了下来。傻蛋跟表姐说:“唉,城里有什么好,不就是房子多,车多,人多。我要不是想到城里来讨个婆娘,才不稀罕城里呢。”表姐笑着说:“你在家讨不到婆娘,城里能让你讨个婆娘,你还能说城里不好。”傻蛋听了表姐的话也笑了。

吃过晚饭,表姐对傻蛋说:“傻蛋,你没来之前,我就帮你把工找好了。工资一个月六千块钱,就是活儿有点重,还有时间也不较长。你看行不行?”傻蛋憨笑着说:“表姐给我找的工,一定错不了。我妈说,傻蛋有的是力气。”表姐有些生气地说:“傻蛋,你以后出门在外,不要张嘴闭嘴就说我妈说的,那样,让人听了不舒服,别人总认为你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傻蛋又憨笑着说:“行,我听表姐的。”表姐看看时间不早了,就对傻蛋说:“你坐一天的车,也该累了,早点睡,明早我还要带你去见老板。”傻蛋应了一声,就在布帘外面,把东西挪了挪,腾出一块地方,打了一个地铺,睡了。

天亮了,傻蛋爬起来,卷好铺盖,把铺盖放好,他把地扫干净,又把东西放回原位。这时,表姐和表姐夫都起床了。他们吃过早饭,表姐就带着傻蛋去见老板了。

表姐到了厂子里,找到了老板。她跟老板说:“程老板,我把表弟给你带来了,你看怎么样?”程老板上下打量了一下傻蛋,就问傻蛋说:“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傻蛋回答老板说:“我叫钱刚,今年二十六岁。”程老板笑着说:“你还不如叫聚宝盆呢。”傻蛋憨笑着说:“在我们村里,也有人叫我聚宝盆。”这时,大家都笑了。表姐又对程老板说:“我表弟是个实在人,程老板,他不错吧。”程老板又看了看身材高大的傻蛋说:“行,让他上班吧。”傻蛋听到程老板让他上班,像个孩子似的,举起右手,并且高兴地说:“耶!”他又把大家逗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