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小草的自白

来源:中国作家网 | 我是小民  2018年03月12日11:33

黄土地是我的母亲,我的一切都是她赋予的。虽然没有树木的高大和花朵的娇艳,但我并不因此而否定母亲的公正。我懂得,她所分散给子女的血都是热的也都同样的多少。

我身不长,貌不扬,名叫小草。在我尚未出土的年月,母亲便已沥着殷红的鲜血在她那温热的心脏里孕育了我的根,并伴之以她那平和的、极富节奏感的心跳给我解除寂寞。我感谢母亲的栽培,感谢母亲的温暖,感谢母亲的富有和宽阔……

虽然我生长的矮小无比,但我从没有过一丝的自卑和惭愧,也从没感到过一丝的的孤单和贫乏。我在一直的欣赏着孟东野“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那瘦骨嶙峋的诗句,我也在一直沉湎于白香山“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那质朴无华的赞美。

“天涯何处无芳草”。我有着众多的兄弟姐妹,我有着别具风情的绿的肢体。我在时时刻刻的用我那一体的绿色去装饰母亲,就像我的兄弟姐妹一样,给静静躺着的母亲以欣慰和惬意,倾听她带着只有她才具有的微笑讲述那遥远的故事。她说:她诞生在盘古的斧头下,成长于黄帝的牛车里,她曾无数次荣耀过,到了近代也曾千百次屈辱过……她哭了,但仍带着微笑,那只有她才具有的微笑。我凝望着她那憔悴的面庞,揩拭着她那纵横的老泪,抚摸着她那饱经风霜的皱纹……我也终于止不住那些闪亮的泪珠儿哽咽而出声,是那样的神伤。

世界上只有这个母亲最古老、最伟大,我为有这么个古老而伟大的母亲而自豪。

多少次啊!我禁不住秋风秋雨的侵袭而颤栗,而发黄,而渐趋衰微。是母亲又将我紧裹入她温暖的怀抱而独承风雪。待到再发的时节,是她又催我以崭新的面貌快步走入社会变革之激流再斗西风。

我的一切都是母亲的,没有她就根本没有我,就根本不会有我的“春风吹又生”,更没有那几多赞美我的诗句。这个,我知道的最切。为了感谢母亲,我将带上她赋予我的全部绿汁,昂扬跨出雄关,绿遍北国的冰天雪岭,染透南疆的万里平畴……这是我的“野心”,这点“野心”也是母亲赋予的。她曾说,当她听到我乘风破浪到达成功彼岸的消息时绝不会遗憾的悄然逝去,而将变得愈发年轻、愈发靓丽。

为不负母亲的热望和重托,作为小草的我,就要趁着和谐东风劲吹的时节,在艳阳普照的煦暖春光里,在建设美丽中国的高昂号角声里,开始我的奋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