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两会上的乌兰牧骑“明珠” ——访全国政协委员内蒙古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队员哈斯塔娜

来源:中国艺术报 | 金涛  2018年03月12日14:05

哈斯塔娜在委员驻地接受记者采访 中国艺术报记者 金涛 摄

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队员为牧民阅读习近平总书记回信

身材高挑,细眉弯弯,开口一说话就笑。这是全国政协委员、内蒙古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队员哈斯塔娜给记者的第一印象。

采访时,哈斯塔娜不时翻看手头的软皮封面笔记本,上面用汉文、蒙文工工整整做了笔记。还有一个会务组配备的笔记本,密密麻麻的各种记录。甚至在一叠资料旁,几张白纸上也是她用两种文字记下的笔记。哈斯塔娜汉语说得不算流畅,遇到一些生僻词,她还会停下来再想想。但她的汉字却写得工整清秀,和她秀丽的蒙文一样好看。

全国政协委员、内蒙古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队员哈斯塔娜 中国艺术报记者 金涛 摄

“我从最基层来,一下子参加到全国政协这么高的平台,真有些消化不了。”好在会务组提供了汉文、蒙文两种资料,哈斯塔娜说,两种资料对比着看,学习起来方便多了。虽然压力不小,但会场上有件事还是让她备受鼓舞:“很多委员问我说,你这么年轻,是从哪里来的?我说是乌兰牧骑来的。都不用说我是内蒙古的,大家都知道,说都在学习我们的精神!”

乌兰牧骑队员民乐合奏,跳舞者为哈斯塔娜

哈斯塔娜在内蒙古长大,老家在锡林郭勒盟镶黄旗。2005年,她如愿考上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成为一名舞蹈演员,后来又做了舞蹈编导,实现了儿时的梦想。原来,哈斯塔娜从小是听着乌兰牧骑的故事、看着他们的表演长大的。

老一代乌兰牧骑队员、哈斯塔娜舅奶奶哈拉玛

哈斯塔娜给记者看了一张老照片,是她舅奶奶年轻时的演出照,散发着老一代电影明星的气质。哈斯塔娜说,舅奶奶哈拉玛是第一代乌兰牧骑演员,很有成就。除了舅奶奶,她的舅爷、表哥,都是乌兰牧骑队员。表哥13岁就考进了乌兰牧骑。小时候,牧区除了听收音机,没有太多文化活动,不多的几家有电视机,大家就追着看《西游记》。除此之外,牧民就是看乌兰牧骑的下乡演出。“那时候乌兰牧骑经常下乡,我们就坐着马车和牛车去看。小时候我还经常到乌兰牧骑的院子里,和队员们接触,跟着一起练功。那时候我就想当个乌兰牧骑演员。”

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前辈斯琴高娃演出中

虽然刚进队时,有的年轻队员觉得乌兰牧骑下乡演出条件艰苦,但哈斯塔娜却觉得条件还不错。“尤其是2005年以后,由于政府和群众的关爱,条件更好了。现在有了一辆下乡的大巴车,还配备了两辆流动演出车,服装、道具、音响设备都有改善。”乌兰牧骑下基层演出,以歌曲、舞蹈、小品小戏为主。“牧民特别喜欢小品,演出的同时,宣传党的政策,通过文艺的形式,牧民接受起来也比较快。”

2017年10月9日,内蒙古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队员联名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信,汇报了乌兰牧骑的成长和进步情况。11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给队员们回信,勉励大家“以党的十九大精神为指引,大力弘扬乌兰牧骑的优良传统,扎根生活沃土,服务牧民群众,推动文艺创新,努力创作更多接地气、传得开、留得下的优秀作品,永远做草原上的‘红色文艺轻骑兵’”。

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在牧区演出

收到习近平总书记回信,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发生了巨大变化。哈斯塔娜说:“最重要的一点是,大家的思想觉悟提高了。比如我以前是个普通演员,就想着怎么把歌唱好,怎么把舞跳好,怎么把作品编好,现在整个内蒙古的乌兰牧骑,对国家的发展方向更加关注,创作更有方向了。”

谈及将来的发展,哈斯塔娜觉得最重要的是自身的建设。“现在名气也有了,我们必须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乌兰牧骑队员的特点是一专多能,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1957年建立时只有9个人,两辆勒勒车,4件乐器,人员少,这就形成了队员必须一专多能的传统。现在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队伍扩大,已经有40多人,分为声乐队、舞蹈队、器乐队、创编组4部分。创编组虽然没有受过系统的教学训练,但都是由对创编有兴趣、有想法的优秀演员组成,也体现了对创作人才的重视。“现在内蒙古75支乌兰牧骑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缺乏自己的人才,从外面请老师,尤其是创作人才,费用昂贵,乌兰牧骑承受不起。希望在自己创作的基础上,可以请个老师指导,这样能帮助我们培养自己的人才。”

另一方面,哈斯塔娜觉得保持自己的文化传统与演出风格也是今后发展的一个重任。比如对于蒙古族舞蹈,很多人存在误解。收到习近平总书记的回信后,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演出机会大大增加,日常下基层的演出更多了,还登上了高大上的央视春晚舞台、中国文联百花迎春晚会、湖南卫视腊月二十三的小年晚会。不过在外演出时,一些高校毕业的舞蹈人会对哈斯塔娜他们说:“你们这个舞蹈动作太小,蒙古族人走路必须是这样的。”说这话时,哈斯塔娜甩开膀子,给记者做了一个示范。但哈斯塔娜说,其实蒙古族女性特别含蓄,平时不怎么爱说话。大家认为蒙古舞都得特别豪放,有些片面,男人可以动作大一些,女性的舞蹈动作实际上是轻柔灵巧的。“作为乌兰牧骑演员,我们必须有自己的坚守。”

在今年的两会上,哈斯塔娜的提案是关于坚持办好“全国乌兰牧骑先进团队表彰大会暨全国乌兰牧骑先进团队展演活动”的。1997年8月,国家民委和文化部在北京举办了“全国乌兰牧骑先进团队表彰大会”暨“全国乌兰牧骑先进团队展演活动”,有力地促进了全国多地乌兰牧骑式的文艺轻骑队的建设。不过此后,这一全国性的活动未再举行。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乌兰牧骑的重要指示精神,更好地弘扬发展乌兰牧骑精神,哈斯塔娜建议国家民委和文化部坚持办好这个活动并固定为三年一届,以推进文化惠民服务基层的深入开展和边疆民族地区基层文化的繁荣兴旺。

聊到最后,哈斯塔娜给记者透露了一个乌兰牧骑队员的梦想:“乌兰牧骑演员人数很少,现在舞台都大,要想参加国家级比赛,真的很难。另外我们的专业度还不够,自身条件有限。不过还是特别想争取机会参加一些高层次的比赛,比如中国舞蹈荷花奖的评选。”

采访结束,记者问哈斯塔娜,聊天时怎么称呼她的名字最合适,她甜甜地一笑,回答:“你就叫我塔娜吧。塔娜在蒙古语中就是珍珠的意思。”

乌兰牧骑队员在演出

乌兰牧骑队员在演出

乌兰牧骑队员在演出

乌兰牧骑队员在演出

乌兰牧骑队员在演出

乌兰牧骑队员在演出

乌兰牧骑队员

乌兰牧骑队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