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心有执念,万死不辞

来源:中国作家网 | 张思宇  2018年03月25日22:30

当西游的历史并不存在,虚无时间中的人物又为什么而苦,为什么而喜呢?

当500年的光阴只是一个骗局,虚无时间中的人物又为什么而苦,为什么而喜呢?

当我们读《西游记》时,总觉着这一切就是一个美好的故事,师徒四人的结局是功德圆满,成神为佛。而如果你将《西游记》的历史倒看,你就会发现,最悲惨的还是孙悟空。他护送师傅前往大唐传经,路上的妖怪打来打去,无论如何都打不死,猪八戒和沙悟净都绝望了,一个回到了高老庄,一个躲进了流沙河。孙悟空却继续着他的使命,但天上的神佛看不下去了,他们和唐僧商量:让唐僧将孙悟空镇压于五指山下,而唐僧这一路受神佛庇护,平安到达目的地。唐僧答应了,他,将孙悟空镇压于五指山下,自己果然一路再无妖魔侵扰。到达大唐,取罢经后,衣食无忧的平安过完了了此生。

被压于山下的孙悟空并不甘心,五百年后,他闹上天庭,将天宫搅了个天翻地覆,众神无法,开出条件请来了他昔日的兄弟——猪八戒和沙悟净。孙悟空不忍与昔日兄弟相争,逃到了花果山,后又受菩提老祖的点化,将金箍棒投入海中成了定海神针,自己则变成了一块大石头。

道法法不可道,问心心无可问,悟者便成天地,空来自在其中。

如果说到看西游的历史,是一场悲剧,那么《悟空传》便是悲剧中的惨剧。“我已一无所有,我已忘却一切,而你终究不肯放过我。用五百年的光阴为我编织了一场骗局,赌上了我的性命,我是该庆幸你们为我费尽心思,还是该悲哀自己注定的无奈宿命呢?”

你说,倚落夕阳,相看不厌;后来,云霞月晓,寂比始前。紫霞,你是永远微笑着的紫霞,孙悟空也没有骗你:花果山的夕阳很美,特别是紫色的彩霞,更为那残红的夕阳染上了一抹寂静,跟你再也无法看见了,不是花果山生灵的过错,而是神,那一位高高在上的神,他们抛弃了这个地方,后来花果山变成了一个炼狱,无人逃出生天。

常有人说神佛是这个世界最慈悲的存在,他们普度众生,救济大世。可对孙悟空来说:神不贪,为何容不得对其一点不敬?神不恶,为何要将地上万千生灵的命运,握于手中?神对他来说是最残忍的存在,而内心的悲痛无以诉说,他不是忘记一切,他是一无所有。

天地何用?不能席被;风月何用?不能饮食;

生我何用?不能欢笑;灭我何用?不减狂骄!

孙悟空太单纯了,他根本无法理解,为何诸神佛一次次对他赶尽杀绝?他说:他只想证明宿命可变,他只想活出自己的人生,由自己掌控的人生。他一次次尝试,直到最后石心将死,他或许才幡然醒悟:或许不论他选择哪个方向,都会游向同一个宿命。其实不论是关门或是开窗,都在命运的安排之中,你自以为逃脱宿命,得意大笑,却不知命运高高俯视于你,轻蔑而不屑。何曾几时,我们做了世上最柔情的人,为一朵花低眉为,一朵云驻足,为一滴雨感动,可是这些轻柔的情怀,却终在人世的宿命中消磨殆尽;看着那一张张笑容洋溢的面庞变得麻木,看朝阳变为夕阳沉寂,任由生命渐渐消磨、逝去……

《悟空传》没有对与错,没有是与非,有的不过是那满腔的执着,不甘的石心,其实正如菩提所说:“我终不能改变那个开始,何不忘了那个结局?”也许如果时光能够流转下去,宿命会有它完美的结局。每个人都有自己注定的坎坷,但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选择,几段唏嘘几世悲欢,可笑我命由我不由天。没有什么命中注定,命运只是为你设定人生的坎坷,却不能够决定你如何走,而孙悟空之所以无法改变其结局,是因为他每次都选择了同一个方向。

“一切都会消逝,能留下的只有记忆。而记忆是实在还是虚幻?它摸不着看不到,但它却又是那样沉重的铭刻在心。”——《悟空传》

怎知红丝错千重,路同归不同

踏雪寻梅方始休,回首天尽头

『作者系乐山外国语学校高2019届3班学生;指导老师:张 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