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小说

金菊

2018年04月11日12:10 来源:中国作家网 李爱林

金菊,是灿烂的象征,是坚强的续写。金菊,不畏霜露侵袭,面对残酷,凝寒怒放,馥郁芬芳,她始终有种勇者居上的精神。

金菊十八岁那年,娇小玲珑的她出落得亭亭玉立,天资聪颖,活泼烂漫,一村子的人都喜欢叫她“俏金菊。”

就在大人们的一片赞扬声中,村里一位婶婶给她介绍个对象,说是这个对象是湖对岸的一个叫王翔的男孩。

一打听,王翔大她五岁,身高一米七五,还是村办企业的业务员,除去月工资还有点外水。家里有一个妹妹,父母健在,这对当年农村来说,算是上等条件。

见面的那天,是媒婆婶婶带去的,地点就在过河的渡口旁。

见面的时候,王翔一眼就被金菊的美貌深深吸引。金菊看着王翔阳光,帅气,心里也暗暗喜欢。

大方的王翔不顾旁边的媒婆叨叨絮絮,就主动上前拉金菊的手,表示同意,更表示喜欢。但是金菊腼腆地畏畏缩缩,不好意思。在一旁的婶婶鼓励她说:“金菊,男孩子喜欢你,是你的福气,拉拉手没关系。”媒婆边说,就扯个理由走开了。

以后的见面,就是王翔主动找金菊。这样你来我往中,两人很快坠入爱河。金菊姑娘认为王翔靠得住,值得托付。王翔认为金菊姑娘温柔可人,是个会体贴、懂人意的人。一年之后,两人决定办婚事。

王翔的父母也非常喜欢金菊。为了娶媳妇,王翔的父母起早摸黑省吃俭用,把平常攒的钱全用在准备新房上,只等媳妇进门。

金菊出嫁的那天,母亲千叮咛万嘱咐:“你读过初中,有文化的人,要有教养,做媳妇要贤惠,要孝敬公婆,爱护弟妹,要熬过三个六月二个冬才行。”金菊含泪听着母亲的教导,一一点头。

婆家这里,热火朝天,热闹非凡,新人双双拜天拜地拜父母后,就入洞房。

进了婆家的金菊水灵可人,一村的人都夸王翔娶了个漂亮媳妇。世俗观念:婚后的女人,不管你多娇嫩,不管你多小的年龄,都作为大人看。无论什么事,都要象大人那样挑起家庭担子,再苦再累,都要抢着干,还要会干,决不能偷懒。

金菊是个聪明人,很会察言观色,除去会做家务活外,还跟着婆婆公公一起到承包的田地里干活。有时浑身累趴了,也不在人前叫一声苦。特别是自己例假来的时候,真的需要人帮衬一下,但是王翔在企业上班,没能在身边呵护照顾她,这些困难,只能自己克服。时间久了,金菊脸上像霜打了一样地憔悴,有时无精打采。

家里由于王翔能赚点活钱,多少有些大男子主义,很少关心金菊的痛痒,特别是房事,只顾自己快感,不顾金菊是否能承受。有时金菊太劳累,就推辞,王翔反而认为金菊没有以前那样对她热情,心情表现闷闷不乐。

开始,王翔在外面喝酒回得很晚,时间一久,干脆不回。这样的行为金菊听到过风言风语,金菊时有过问,王翔敷衍地说:“外面业务忙当务的。”

时间过去了一年,金菊没能怀上。婆婆开始横挑鼻子竖挑眼睛了,还说:“家里喂只母鸡也知道下蛋,一个大活人也不知道懂人情,尤其是女人,要懂得传种接代的道理。”金菊听了这话,欲哭无泪。心想,没能怀上,为啥不说她的儿子,反而责怪自己呢。这婆婆明明知道他儿子经常不回也不管管,还为着儿子说话,有理的菩萨总供在他家面前。

没有怀孕,王翔的观点也是向着他妈,甚至有时一家人都冷眼冷脸地看金菊,金菊总是忍气吞声,心疼到了极点。

金菊常常睡在半夜被惊醒,她总在想:“她们家开始是那么和睦,家人之间那么亲近,王翔是那样地疼爱自己,难道就是因为自己不能怀,日子就过成这样吗?”她又暗暗告诫自己,千万要沉得住气,相信日子会过好的。

慢慢的婆媳关系生疏起来,夫妻关系的裂痕也越来越深。

邻居王嫂是个好心人,对她家的事情都看在眼里。一天傍晚,王嫂悄悄摸到金菊的房间说:“金菊妹,你来我们村后,一切行为,我们都看得到,你勤扒苦做,刻苦耐劳真,做人又贤惠,真的没话说,算得上是个好媳妇,但是不生孩子是女人的大忌。”金菊听了王嫂的话说:“那您说该咋办?”王嫂说:“这样,如今医学高明,谁有生育,谁没生育,都可以检查出来,到时怀不怀,你也洗个干净身子。”

后来在金菊的强烈要求下,王翔在单位请假,一起到医院作了孕前生育检查。经过医生检查结果看,男方是冷精子,不能成活。结果一出来,金菊懵了,看着王翔身体还好,不像那种萎靡不振的模样,怎么会是这样呢?她问医生,医生解释说:“这是多种因素,一句话说不清楚,最重要的是生活要有规律。”金菊心里明白,听了医生的话后,认为这又是夫妻间的事,不好在外面张扬,说出去了“打了梅花丑小姐。再说家丑也不可外扬。”

通过这次检查后,王翔比以前绵条多了,再不埋怨金菊了。刁蛮的婆婆知道情况后不断不理解,还在继续作古作怪,今天无缘无故甩锅砸碗,明天无缘无故丢扫帚,弄得家里鸡飞狗跳,在她心里恨不得把金菊当小媳妇整。

面对家庭的囧情,金菊从不吭声,始终默默忍受。俗话说:“婆婆背后背个鼓,到处讲媳妇,媳妇背后背个锣,到处讲婆婆。”但她从不在外面说三道四。一次金菊回娘家,母亲看着女儿脸色大不如以前,就心疼地问:“你在婆家的日子好过不?”金菊说:“好着呢。”母亲听金菊这么一说,也不好继续追问。其实她娘家的叔伯哥哥是村里的村长,她也没去扯出这个关系,搬出面子去闹个天翻地覆。

时间一久,婆婆也看出金菊的为人品质,慢慢脸上的气色比以前缓和了些。深明大义的公公一天乘着家人都在,就对着大家一起说:“儿子儿媳,今天你们都在,我建议你们年轻,还是养个人为好,两老不指望你们多干什么,起码能给老人带点快乐吧。如果实在不能生育,抱养一个也行。”

金菊听了公公的话,心里顿时要大哭一场才是,原来公公的态度还是正直的。

在公公的建议下,金菊夫妻俩真的在保育院抱回一个会咿呀学语,一逗就会笑的小女孩,这给家人带来了天伦之乐。金菊的心情也比以前开朗多了,王翔也忙里忙外,情绪也比以前饱满了,一回家就抱抱孩子,亲了又亲。

不久传来金菊怀孕的消息,一家人皆大欢喜,村里人也都为金菊高兴。有趣的是:无心插柳柳成荫,那年头本来政策提倡只生一个好,这下金菊可以得两个宝宝了。

受过一段精神磨难的金菊,比以前更坚强,更成熟了。这时并没有因为大家的祝福而轻浮于事,在她心里十分明白往后的日子多得很,做人要有一颗平常心,一定记住“沉稳,学古人那样,宰相肚里能撑船,遇事大人大量,三思而行。”

她也明白一个道理:亲情是家人和睦的纽带,包容是家人团聚的动力。

在一个秋高气爽,丹桂飘香的日子,王翔家门前鞭炮齐鸣,庆贺的人络绎不绝,大家熙熙攘攘地前来道喜,都要抢着看看金菊怀里的小宝宝。

从此,家人重新过上了和睦快乐的日子,幸福的光阴像金菊一样次第绽放。

 

后来婆婆乐得见人就夸金菊说:“我家媳妇到底是有文化的人,知书达理,有教养。这不,我家日子过得太平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