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温皓然的“气功”    ——评温皓然长篇小说《陪嫁山庄》

来源:中国作家网 | 刘卫东  2018年04月11日12:39

即使并非佛教徒,也能从温皓然的《陪嫁山庄》中读出时隐时现的禅意,从而被一种洁净与清凉、温婉与浑厚的力量所攫取,直至被融化,诡异的是,这一切都是在不知不觉间发生的。也许只有内心中充满力量的人才能写出这种力量并最终打动与他(她)有缘的人,因为文字不但是心灵镜像,而且具有高度的个体延展性,有自己的“气功”。温皓然也是从日常生活、一饮一啄写起,却并非拘泥于此,但是也不刻意超脱,她是把自己的境界化在了文字之中的,因此,《陪嫁山庄》虽然也是熙熙攘攘,但是背后却有强大的“气场”,这使小说琐碎、细微而不失规矩。

《陪嫁山庄》中的男女主人公龙榔和高天珠的丰神与气象异于常人,从任何角度说,都是只能生活在小说中的人物。他们似乎不食人间烟火,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而时代背景又提醒故事的时间发生在当代,这使小说增添了些许漫画与玄幻因素。龙榔和高天珠完美的外表与纯粹的心智在“审丑”才是正宗“传统”的现代文学中颇为另类,但是,又很难以“古典”一言蔽之,因为作品中分明还透出来自世故与“江湖”的“人情练达”,或许这也是某些论者将温皓然的创作风格概括为“后现代古典主义”的原因。应该说,温皓然作品中的气质并非来自提倡“削平深度”和“解构权威”的“后现代”,也并非摒弃现代尖锐生存体验的“古典”,而是来自于过滤掉多数“杂念”的宗教意识,因此,在《陪嫁山庄》中,常常可以读到深受佛学影响的现代作家许地山的味道。

《陪嫁山庄》中的人物多如同施了中国画的点染手法,浓淡错落,与作者的诗性文笔正好吻合。爱情主题贯穿全书,一对主人公跌宕起伏的爱情之路固然吊足了胃口,但是作者的本意绝不是提供一场爱情盛宴,而是更关注支持爱情的意念。越是伟大、动人、值得传诵的爱情,需要克服的阻碍就越多,也因此更见其伟大、动人和值得传诵,《牡丹亭》中的杜丽娘和柳梦梅、《白蛇传》中的白蛇与许仙、《梁祝》中的梁山伯与祝英台,莫不如此。真正的爱情超越了生死、人鬼、道德等等一系列天设、地造、人为的桎梏,将地火岩浆一般的喷发力赋予置身其中的有情人,使他们达到“真我”的状态,无所畏惧。龙榔与高天珠之间的情感纠葛所表现的已经不是恋人之间情感的问题,而是在命运之手的摆布下,人的无能为力。因此,虽然小说的结尾让这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但是还是让人感到这不过是命运之神的偶然眷顾,在为他们感到幸运、长吁了一口气的时候(担心小说成为《血疑》和《蓝色生死恋》的中国版本),更感受到一种悲悯意识。

小说的结尾,作者忽然就最近的时事发挥了议论,凌厉热烈,与全书的调子大相径庭,让人颇感意外。不过仔细思量后便会释然,原来其中藏有玄机,直接针对现世与超越。

《陪嫁山庄》对当代诗坛、文艺界、世俗社会进行了抨击,并且也因深知其“运作”规律而无可奈何,时时陷入苦恼与绝望,这与小说中充满执着、蓬勃气息的爱情线索正好相反。在时代的淤泥中,如果以真诚浇灌,也可以长出笑傲污浊的人生之花,而面临困境,也不必惊惶失措。

气沉丹田,在浮躁、苍白的现实中才能把握,这是《陪嫁山庄》带给读者的重要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