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读阎保成散文集《小街》

来源:中国作家网 | 雷焕  2018年04月11日12:42

在铜川本地作家中,阎保成先生算得上是一位勤奋的作家。他的作品多以散文见长,近几年,在《中国青年报》、《中国煤炭报》、《铜川日报》、《华原》、《铜川文化交流》、中国作家网、文学陕军、江山文学网、铜新无邪等报刊及各大官方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2017年6月,由团结出版社出版了阎保成的散文集——《小街》,这也是他的第一本散文集。

《小街》分三个卷次,《黑发记忆》、《感悟生活》、《人海诳语》,共计收录作者近几年写的散文65篇,全书278页,十七万字。

铜川是一个因煤而建市的城市,数以万计的煤矿工人为这座城市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1963年农历九月初九,阎保成出生在铜川市李家塔煤矿一个矿工家庭。父母亲来自河南农村,父亲是铜川第一代煤矿工人。卷一《黑发记忆》中,作者讲述了自己的成长经历,生在矿山,长在矿山,矿山上的一草一木历历在目,童年趣事,芳华记忆,带读者走进了《我的青春》。父母亲是自己最熟悉的人,因而写父母亲的文字占据了十之八九。严父慈母,性格迥异,但对孩子们的爱无止境。父亲在煤矿工作了三十七年,他把大半生都献给了煤矿事业。在《走出深井》《父亲》《拐杖》《猎枪的记忆》《飘香的羊肉汤》《父亲的懒觉》《暖冬》《笊篱》等篇章中,作者用白描式的手法,叙事写人,以物写人,一个平凡而又伟大的父亲形象跃然纸上。“当一个满脸黑色,脸颊上有几条被汗水冲过后留下像蚯蚓一样痕迹的矿工喊我的名字的时候,我才确定这个站在我面前的矿工就是我的父亲……从矿灯电源盒子里溢出来的硫酸,不知何时早已经把父亲腰部的工作服腐蚀得千疮百孔”(《走出深井》)。父亲任劳任怨,艰苦岁月里担当起了家庭的重担,虽然有时候也会打不听话的孩子,但他在作者与读者心目中像山一样伟岸。作者的母亲2009年因病去世,让作者痛心疾首,在《母亲,我想你》《母亲的鼾声》《饭在飘香》《母亲的心愿》《清明祭》《糊涂面》《感恩,我的九月》等篇章中,读者认识了一个勤劳而又慈祥的母亲。“母亲的鼾声此刻在我耳边此起彼伏地响着。如果这时把她轻轻地推动一下,母亲就会暂时停止鼾声,我可以利用这短暂的时间很快睡着,但我不想这么做,母亲太累了。田地里,母亲除草时单薄的身影;灶房里,母亲揉着被烟熏出眼泪的眼睛……母亲唱着呼噜睡着了,我听着她的呼噜声入睡,娘的呼噜声,如同我小时候母亲给我唱的催眠曲……”(《母亲的鼾声》)。

卷二《感悟生活》,16篇文字多是状物写人,角度新颖,语言质朴。《山里的陕西人》描写了核桃成熟时节作者与朋友去宜君,想买核桃,实诚的山里人因核桃皮湿不愿卖给他,作者想起市场上的核桃多是水泡过的,不由对山里人肃然起敬。因下雨借宿在山里人家,主人家境贫寒但热情好客,临走时作者掏出500元被主人拒绝,只好找借口说忘了东西,反身悄悄地将钱压在主人茶壶下,山里山外,世风截然不同,山里人的淳朴令人钦佩。《耀州的咸汤面》,作者通过青岛“小咸汤面”与耀州“咸汤面”对比,仔细观察了“咸汤面”的吃法与做法,让人垂涎欲滴。《蝉声依旧》中,作者回忆起小时候在外婆家抓知了场景,因为上树抓知了危险,外婆制作了捕蝉工具带外孙一块抓知了,外婆后来因为出身成份高遭遇批斗上吊了,童年趣事中亦有悲情,读之伤感。《苹果的故事》中,作者找到二十年前一张在苹果园里拍的黑白照片,想起家里妹妹与母亲爱吃苹果,母亲因为掉了牙齿咬不动,作者就买回当地的“秦冠”与“黄元帅”苹果,放上一段时间苹果面了,母亲吃苹果的场面好温馨,字里行间亲情暖暖。

卷三《人海诳语》,作者的视野更宽广,由卷一卷二的家长里短拓展到游记、人生杂感,小故事里蕴藏着人生哲理。《矿山与新区》中,作者虽然身居新区楼房,依然对矿山的感情念念不忘。《渐渐消失的情感》中,作者怀念在矿山邻里互助亲如一家的场景,楼房中门对门形同陌路总令人困惑。《今年的“中秋夜”》中,写作者参加一次聚会,遇到一个官员酒后吹嘘花钱买官的丑态,内心鄙视这种人。《小店》写了一位失去丈夫的小店女老板含辛茹苦养儿成家,为了生计,租四平米的小店每日营业至深夜两点,她不觉苦,还乐观地追求自己后半生的幸福,满满的正能量。游记《陈炉古镇》,作者骑摩托车带领读者游览千年古镇陈炉,读之新鲜。《难忘的一面》写作者1986年夏天得知著名作家路遥在铜川鸭口煤矿体验生活,于是只身前往“冒充”路遥的学生见到了梦想中的作家路遥,为人随和的路遥先生给作者讲了很多文学方面的东西,使其受益匪浅。《谈自己》中,作者敢于自我剖析,虽然身在底层,但乐观向上,孝敬老人,爱妻子和女儿,淡泊名利,不为世俗所左右。

之所以将自己的第一本散文集叫《小街》,是因为阎保成先生成长工作过的矿山有一个地方叫“小街”,曾是矿区仅有的一段马路,长不足百米,是矿区最繁华的地方。小街上有一家公司合营的食堂,一家私人诊所,一家私人照相馆,再就是菜市场,百分之八十的职工上下班都要通过小街。小街比起今天的的街市当然不起眼,但留下了作者兄妹最美的青春年华,留下了老一辈矿工们为之奋斗过脚印,留下了父母亲勤劳的身影……小街虽小,情感难以割舍。

读阎保成先生的《小街》,朴实的语言中诉说着家长里短,亲情冷暖,小故事里边饱含着大情感。作者对矿山感情深厚,煤矿工人不畏艰辛勇于拼搏的精神一直伴随着他,在他的《小街》里读到了铜川这座城市一直延续的这种精神指向。煤矿资源枯竭后,作者转岗到新的岗位,现实中也有过冷漠,不由回忆在矿山的点点滴滴,老一辈煤矿工人的拼搏精神正是我们现代人所缺失的。《小街》装帧朴素,没有名家作序,但文字真实感人,诚如作者本人一样实实在在,难得一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