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梅瑜《芝麻绿豆阿南公》:从民间神话到童话故事

来源:文艺报 | 李红叶  2018年04月16日10:10

梅瑜

这是一篇很有趣也很令人感动的童话故事。

先看童话的题目,平仄错落的七字句,开口呼词尾,读来朗朗上口。“芝麻”、“绿豆”与“阿南公”在语音上愉快地毗连;作为一组意象,它们在语意上也构成一种对话性关系,读来颇富幽默感。作家一开篇就找到了一种轻松明快而富有节奏的语感,而这种语感恰合于人物的塑造和主题的表达。这种语感源自作家内心跳跃的对于童话主人公的喜爱之情。这个故事散发着一种泥土般的气息,并显示出一种自然、淳朴而诚恳的美德来。

童话是从西方传播而来的体裁,中国童话是从学习西方童话开始起步的,无论童话创作笔法还是题材、意象的选取,无不受到西方童话的影响。如何在借鉴西方童话艺术成就的基础上创作出真正具有童话精神的中国童话来,就成为一代又一代中国作家努力的方向。在《芝麻绿豆阿南公》这里,我们不妨看看作家梅瑜是如何从传统文化中取材并自然而然地将之发展成为一个充满现实关怀同时富于童真童趣的现代童话的。

梅瑜从传统文化中撷取一颗童话的种子,将之植入现代土壤中,使之生根发芽,长叶开花。阿南公本是“土地公公”,这是一个家喻户晓且极具亲和力的民间神话人物。作家发展了这个原型的人间烟火气,并使之具体化,为之写传奇,于是,一个亲切、可爱颇具喜感的童话人物便跃然纸上。阿南公个子小小的,脸庞圆圆的,鼻头红红的,一副笑嘻嘻的样子。话说他在南村做土地公公诚诚恳恳,一做就做了五百年,这就到了退休的年龄,得上天庭向玉皇大帝述职去。未料这阿南公不但敬业诚恳,而且孩子气十足,还颇有些痴劲。他认识南山的每一个住户,叫得出南山每一个孩子的小名,认得从山脚的水稻田到山顶的土豆地每一块地的主人,会给迷路的小羊指明回家的路,也会随着牧童的竹笛哼上几个小曲儿;阿南公不知道自己的胡须有多少根,但他清清楚楚地知道南山上有多少棵松树多少棵柏桐!如今这南山的保护神就要退休了,不知道玉皇大帝要派他去何处,不免惆怅流连。更要命的是,阿南公终生盼望做大事,结果五百年里也不过做了数不清的芝麻绿豆般的小事,此番心情之下,斗转徘徊,差点耽误了去天庭汇报。玉皇大帝见这迟到的阿南公,听他絮絮叨叨讲五百年来为南村做的事,分明觉出他的可笑,于是就有了要与他开玩笑的心,竟把他派到一个叫静水镇的地方做警官去了,并且给了他一个“小小的惩罚”——只给他留下一指甲盖儿的法力。于是,阿南公就成为了阿南警官。

阿南警官像五百年前受南村人喜爱一样,如今也成了静水镇备受欢迎的警官。然而,阿南警官想做大事的愿望却似乎永远也实现不了。他每天比当土地公公时还要忙碌,却似乎永远在做“芝麻绿豆事”。他骑着自行车穿梭于大街小巷,一路骑过去,看看各处有没有什么情况可以顺便处理一下。没错,阿南警官虽然一心想着要成就一番大事,但遇到各种小事时,“他就会下意识地迎头而上,不然他就觉得别扭,他的心里就像有一条无形的绳子在拉着,任凭他怎么用力,也拽不过绳子的拉力”。谁家小狗丢了,谁家忘了带钥匙,谁家两口子吵架了,统统找阿南警官去。有一天,允朵朵的奶奶不见了,允朵朵自然来找阿南警官了,允朵朵说:“你说有事就去找你,我现在有事了,听说你在这边,我就找来了。”很快,允朵朵和阿南警官发现,奶奶在丧失记忆力,必须为奶奶找回从前的记忆,怎么办呢?阿南公脱口而出:找忘年山。于是,就有了阿南公和允朵朵以及扫帚精一行去忘年山找记忆册的故事。最后,记忆册帮助奶奶逐渐恢复记忆,而无意中带回的阿南公的记忆册则让阿南公看到了他一生所做过的数不清的“芝麻绿豆事”。阿南公在这些“芝麻绿豆事”中感受到了无尽的暖意。故事结尾,玉皇大帝发现了山神丢失记忆册之事,同时发现那个小小的土地公公原来本事不小。接着,玉皇大帝拨开镜子一看,发现阿南公在人间其乐融融的生活,不由觉得开心。这种小小的快乐,玉皇大帝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可是看到镜中的人们脸上真诚的笑容,“倒也觉得心里暖暖的”。玉皇大帝心想:“我是不是要把阿南公的法力还给他呢?”他通过镜子看着阿南警官一副开心的样子,便对太白金星说:“收起镜子吧,我们不要再去打扰他们了!”这真是很精彩的构思、很精彩的结尾。这个故事是对淳朴心灵的奖赏,是对兢兢业业做着不起眼的“小事情”的普通人的礼赞!

童话原是“小”体裁。童话之“小”,不仅指篇幅之小——童话以中短篇居多;也指它常常写“小人物”,写“弱者”——写普通人物的遭遇,写孩子的遭遇,或写动植物,乃至静物。童话是从民间文学里发展出来的,因此童话总是为普通人说话,为弱者说话,它关怀淳朴人物和淳朴事物,充满人道主义精神。这是童话这一体裁非常了不起的地方。阿南公是神中地位最低的“土地公公”,被“下放”至静水镇后,也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警官,然而,作家梅瑜以其轻快幽默的笔触写出了一个“普通人”的可亲可爱,并使之发出光彩,这才是童话之为童话的核心要义。《芝麻绿豆阿南公》之为童话,固然因其神话框架,以及以神话人物原型为主人公,然而更重要的是,这个人物是如此淳朴、如此天真。淳朴与天真正是魔法时代结束后“奇迹”与“魔力”的真正源头。《卖火柴的小女孩》之所以被称为童话故事,乃在于小女孩的天真可爱,在于她对美好生活和爱的强烈向往,因此,她能通过火光看见亲爱的奶奶,并走进那没有寒冷也没有饥饿的地方去了。《丑小鸭》之所以成为现代创作童话的范本,不仅在于安徒生杰出的“写物才华”——他把鸭子世界写得那样生动,而且在于,安徒生通过丑小鸭的故事让我们看到了何谓童话精神:丑小鸭那纯朴谦卑的心,以及那天然而深切的对于更高远的世界——天鹅世界(它真正的同类,它的内在自我)的强烈向往。

《芝麻绿豆阿南公》塑造了令人过目不忘的童话人物。阿南公是一个立得起来的形象,这一形象的出现毫无疑问丰富了中国童话人物画廊。作家还塑造了一个非常有趣的配角,就是那个“多嘴多舌多快乐”的扫帚精——乐多多。这一形象产生得如此自然,其行为风范和性格特征仿佛天生如此,而这一形象的加入也大大增强了故事的热闹氛围,丰富了故事情节,并烘托了阿南公的形象。写山神时,写他爱下棋,一个人布局一个人下,因为手下精灵都不敢和他下棋;于是,阿南公就利用这点为允朵朵和扫帚精去偷窃记忆册赢得了时间和机会——这一细节使得山神这一形象立即变得有血有肉。

这个童话写得很自然,很有人情味。起笔收笔恰到好处。它还可以打磨得更精致些,但总体来看,真是一部很接地气、童话笔法也很到位的童话。

这是一部我很愿意将之推荐给孩子们读的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