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跑街的女人

 | 孙树恒  2018年05月15日09:04

 

塞外的青城,夏天的太阳早早的就升起来了,灿烂的光线从窗户折射进来撒满了一地。史丽早早起了床。

窗外,不时传来小贩“镪剪子了,磨菜刀”的吆喝声,不时从街上传来庞龙的《两只蝴蝶》的歌声,“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带刺的玫瑰……”音符在空中飞扬,在史丽的心中流淌。

史丽个子不高,长的小巧玲珑,苗条的身体,瓜子脸,有一对大眼睛,很有神,长若过肩的秀发被焗成了咖啡色。都奔四十岁的人了,眼角连褶子都没有。说起话来声音甜甜的,笑起来小嘴圆嘟嘟的,很性感,属于越看越耐看又温柔又有魅力的那一类女人。

史丽的老公叫张青,是她的同学,瘦瘦的,戴着眼镜,在银行从事财务工作,人很老实,不善言语,两个人很般配,很少吵嘴,史丽很知足、很满意,很幸福。

史丽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视机,每天必听中央电视台的《早间播报》栏目,“新鲜生活,从第一时间开始”,听马斌读报,了解当天的最新资讯。

史丽穿着睡衣,把长发用皮筋一系,扎着一个小围裙,就做起了早点。史丽做了点稀饭,热了三杯牛奶,招呼老公和孩子起床,吃了饭,老公送上初中的儿子上学,史丽简单收拾一下碗筷忙了一阵也就到了点。

屋子里的钟声敲起来,是八点整。中央电视台播音员正开始播送天气预报,“分享阳光,分担风雨”,史丽特别留意了青城的天气情况,今天气温很高,是个热天气。史丽穿了件绿色无领衫,兰色牛仔裙,化了个淡妆,把带有弧型的小嘴涂的红红的,就匆匆出了门。八点半史丽必须赶到单位,签到、开晨会。

今天是个热天气,到处都是人们忙碌的身影。史丽每天都要坐公共汽车去上班。坐五十一路车直接就到公司附近。五十一路车有一站就在史丽家的住宅楼下,很方便。

她站在路牌下等车,今天等车的人也很多。路牌已经被小广告贴的看不出来面目了。她心里想,这些人真讨厌,一点社会公德也没有。现在市政府作为“牛皮癣”正整治,这些人还不怕,啥时又冒出来的,又给糊上了。想着,公共汽车到了,她挤上了公共汽车。

车上正的喇叭正播送她所在公司的广告,“XX保险,造福人民”,“XX保险,为你保驾护航”,史丽听起来感到还算顺耳,也对自己从事保险这个行当感觉还好。在社会上人们对跑保险的人,称为跑街的。跑保险每天忙忙碌碌,满大街疯跑,很费神,很辛苦,跑好了,收入也很可观,是个很诱惑人的行业。史丽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成为这个城市一个跑保险的女人,成为跑街的女人。

史丽中专毕业后,分配到了机床附件厂工作,管劳资,后来企业不景气,被外地一个企业收购了,史丽也就下了岗。下岗后,史丽开了两年小饭馆。开饭馆是累人的活,老公又搞财务,也没有时间帮她,儿子也没有人管,只好把小饭馆关了,在家里坐了一年多点。史丽真是坐不住,感觉特没有意思,心里郁闷的要长出草来了。

正好在史丽百无聊赖的时候,一个在保险公司当业务员的同学找史丽,刚开始是同学为了增员,把史丽拉进了营销团队,无非为了那一百元奖励。

史丽自己都没有想到,做着做着就有了兴趣,就有了继续坐下去的欲望。业绩达到了客户经理的级别,月收入在三千元左右。她感到很满足了。她不再是灰头土脸的史丽,不再是那个每天无聊地靠看电视消磨时光的女人,不再是那个做好饭守在沙发等待着老公归家的女人。

保险公司的晨会的主持人,要轮流主持。内容主要就是把上级公司的新的政策进行传达,对保险销售的感悟、对业务进展的情况,以及关于营销的小典故等内容,只要把大家的精力集中起来、把大家的情绪激发起来,这就是晨会的效果。

今天是史丽主持,昨天她想了半晚上,又写了两页纸,拉了个提纲。每次轮到史丽主持时,史丽都特别认真。因为这是机会,不仅是在同仁中有好的形象,更重要的是锻炼自己的沟通能力,见到客户时不会说不出话来。

史丽所在的公司是老公司,正式员工年龄都比较大,又招聘了些营销员,也就是编外人员,人员来源复杂,有的是无业人员,有的是退休职工,有的是兼职人员.史丽是营销人员,属于按照业务收入给一定提成那一类业务员,不是签定的劳动合同,而是签定的代理合同,管理相对松散一些,这几年按照业绩给一定的基金性质的,也是为了拴住这些人,鼓励他们越做越大,把保险当作事来做。

现在公司多了,竞争手段也多了,打价格战尤为突出,显现市场竞争的初级模式。就是现有的客户守住都不容易,开拓市场更难。史丽在晨会上讲了一段狮子和羚羊的故事,大意是狮子跑的慢了羚羊就会跑掉,就会没有食物吃,就会饿死;羚羊跑的慢了,就会被狮子吃掉,羚羊就没了命。含义是在市场竞争的情况下,谁主动,谁就能生存,谁落伍谁就会被淘汰。大家听了纷纷点头,零零散散的掌声说是认可也罢不认可也罢,晨会的气氛还是热烈、很煽情的。

晨会结束也快到了九点。史丽回到了办公室,有些新来的业务员向史丽请教业务方面的知识,史丽热心的为他们解答。这时部门经理王大姐来了。

王大姐有五十多岁了,退休了又返聘回来的,曾经是总部表彰的百朵金花,个子不高,却很富态,圆圆的脸上戴着个老花镜,精神头很足,虽然家离公司有六公里,每天都挤公共汽车来,从没见他她迟到过。史丽从王大姐也学了不少东西,也最尊重王大姐了。

王大姐说,史丽,部里这个月任务很重,马上都月底了,你是老业务员了,要起带头作用,完成当月任务奖励去香港旅游。史丽说,好的,没有问题,我一定支持大姐的工作。话是这样说的,史丽也是这样做的。做业务多了,自己挣的也多。谁来公司跑业务不是来赚钱的。现在公司很多人有了私家车。

这时,有一个客户来了个电话,他说新买了一台大货车,花了二十多万元,保险费多少钱,能优惠多少,给手续费多少,史丽给他算了一下,告诉了这个客户,这个客户说,别的公司比你便宜两三百元,史丽说便宜是便宜,将来售后服务会有问题,你看着办吧。史丽认为,现在人,有时贪小便宜吃大亏,今年年初有个老客户的车到期了,续保前咨询价格,看到史丽报的价格高,其他公司报价低,就到了其他公司,前两天出险了,结果理赔很困难。价格便宜了,保的责任却小了,后悔默及。想到这,随他去吧。

史丽收拾了一下办公桌,要到一个客户那里去。这个客户是政府一个部门的车队,续保要到期了。昨天已把保险建议书用伊妹儿给办公室主任发过去了,史丽担心出差错,先就托了很多关系,跑了很多次了,约好了今天过去谈。这是她的老客户,是开饭店时认识的一个朋友给介绍的。跑保险除了服务以外,关系也是很重要的,有时亲属、朋友、同学都动员起来,真是不容易的。

史丽打个出租车,到了政府大院门口,不让出租车进。她就下了车。政府门口站了很多人,都是上访的。举着白布做的横幅,标语写着“我们要吃饭”字样。警卫不让进,她只好给政府某部门工作的女同学打了个电话,才把她接了进去。女同学说自己还有事,我就不陪你了。现在跑保险的人多了,有的单位就很反感,甚至挂上"保险公司的人免进"一类的牌子,政府部门还算温和一些.

史丽就径直去城建部门的办公室。城建部门办公室在二楼,主任的办公室在楼的一头,很僻静。主任是个中年男人,姓赵,过去给领导开车了,胖胖的,人很实在,就是有点色,每次见面都动手动脚的,只是耐于史丽朋友的面子,才收敛些。不是为了业务,她才不愿见他。

赵主任办公室开着门,赵主任正低头看文件。史丽敲了一下门框,进来。史丽笑着问侯了一声,主任忙吗。赵主任说,忙的要命。赵主任很热情,站起来跟史丽握了手,随手拿个纸杯给倒了杯冰水。

简单寒暄了几句,就直入正题,谈起了车队续保的事,史丽把公司的条款,优惠政策仔仔细细讲了一番。赵主任一边听着,一边用翘起的三角眼淫亵的看着史丽的胸脯,赵主任故作腔调的告诉史丽,前两天还有个领导打了招呼,也有保险公司的人来找他,说给多少手续费一类的话。史丽说,车队在我那保了两年了,我服务不满意吗,有个车出险了,撞了个人,公司理赔的不也很好,至于条件吗,我们也尽力去做。赵主任说,就是,就是。我再与有关人员商量一下。

史丽说,定了的话,明天告诉我一声。史丽把一块价值八百多元带有2008年奥运会标识的手表放到赵主任的办公桌上,说给你的纪念品。实际对这个车队保险的事,史丽的底气还是有的,上边的关系已打通,这些年自己服务的也好,没有说个不字。

临走出门口的时候,赵主任用肥大的手掌啪了一下史丽的屁股。史丽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赵主任,心里骂道,老流氓。嘴上却说,裙子上有土吗。赵主任说,沾了个毛。史丽头也不回的下了楼,脸皮有些发热,心里恶心了半天。跑保险,遇到的客户很复杂,三教九流都有,一般人很难适应,只要跑保险,就要接触各类人。史丽同一部门的一个业务员夸张的说,屁股都被摸出茧子了。想到这句话,回味刚才的场景,不仅自己也笑了起来。

出了政府大门,忽然天上呖呖拉拉掉起雨点了。心里想,刚才还天高云淡,阳光灿烂的,好好的怎么就下起雨了。史丽摊开手掌,掌心上有水珠,晶莹浑圆的,没有了刚才的尴尬,心情好了许多。

这时,手机响了,屏幕显示的是“许经理”,史丽把客户的电话基本都储存在手机里了,这样联系客户方便,客户找她也能及时识别。客户找她的时候多,出险了,理赔了,很繁忙,也很琐碎。许经理是个做生意的,他的奥迪车在史丽这保的险。许经理告诉史丽,他在医院。他的车在城北的坝口子那出了险,自己也撞伤了,右额头碰到车前风挡玻璃,玻璃碎了脸划破了,还撞了个人,伤不重,只是老汉年岁大了擦破点皮,老汉家里人不让,也在医院检查。史丽说,给保险公司报案没。许经理说报了,车还在那,司机在那等着呢,保险公司查勘人员还没有去呢,你给催一下。

史丽急忙给公司报案电话打了进去,那待机的歌曲真烦人,有个小姐终于接听了电话,甜腻腻的声音让她身上起鸡皮疙瘩。史丽连忙把在哪里出险、车主叫啥、车号多少的事故告诉了接听电话的小姐,问派谁出现场了。小姐告诉史丽,查勘六组已在去的路上。

史丽赶回公司找部门副经理老李,老李是部队转业的营职干部,业务跑的好,不到三年已是高级客户经理了,去年公司奖励了他一台伊兰特车,五年都达到上年的规模,产权归己。老李块头大,身体素质好,为人热情,做事雷厉风行,军人的作风一点没有变。史丽让老李陪去现场。老李二话没说,走吧,多大个事。老李开车技术过硬,路也熟,很快就到了现场。这时公司查勘人员也到了现场,正在做询问笔录,除了车的前挡风玻璃坏了,其他地方没有碰坏。司机是个小伙子,一看就是很机灵的人。司机说,车刚进了村子,老汉横穿马路,他急刹车,只是擦老汉一个边,旁边的路人也这样证实。司机没伤着,只是急刹车时把手指挤了一下,有点肿痛,不碍事。不一会就处理完了。

史丽让李经理一个人回去,坐着许经理的车就去医院,她要探望一下许经理。路上,司机问史丽,你还要经常出现场,多辛苦呀。史丽说,客户把钱交到我这里参加保险,他们出了事,心理乱乱的,没有了主张,需要有人安慰,我去了他们就踏实了。除了在外地出险我不去,在市区出险我都去看看。不仅仅是安慰的问题,还有个理赔的问题,关键时才能看出对客户的态度,体现服务水平来。

实际上,对史丽她们这些业务员来说,角色很尴尬。从客户的角度来说,让保险公司好好理赔,尽量多赔一些,减少客户的损失,客户也满意,续保时也好续;从公司的角度来说,做到合理赔付,不该赔就不赔,减少不合理赔款,提高公司的效益。现在,公司把个人佣金与赔付水平挂钩,赔付水平影响个人收入和晋级,史丽她们这些业务员处于两难境地,有站在刀刃上的感觉。处理好是非常不容易的事。

史丽是个心细又热心的人,所以她的客户都把她当成亲人,当成朋友,谁家有个大事小情都愿意找她。有个客户回老家了,孩子上学走不了,都放到史丽家给照应。客户说放在史丽家我放心。

史丽在路上买了些水果,又买了束鲜花,到了医院快到中午了。正是中午医患人员吃午饭的时间,大厅里摆满了餐车,人很挤。史丽她们坐电梯到了四楼的外科病房,只见许经理躺在病床,疵压裂嘴的,头上包着纱布。看见史丽进来,坐了起来,精神了许多。连说谢谢。史丽问了一下伤情,说了一会话。这时儿子打来电话,问回家吃饭不,史丽说,回,马上就回了。就跟许经理说,你休息吧,我就回去了。

史丽回到家,张青已做好了饭,等她呢。史丽简单把上午的事跟张青说了,张青对这些已习以为常,不愿意参与这些事,只是附和了几声,嫌麻烦呢。史丽也懒得说了。儿子说,下午开家长会,你们谁去呀。张青说,下午税务局去我那,你妈去吧。史丽说,好吧,几点。儿子说,两点半。一家人吃完了饭,史丽收拾了碗筷,感觉累的不行,径自上床上睡去了。

史丽醒来,儿子正在床边站着,叫她呢。史丽起床后,给部门经理王大姐打个电话,请个假,说给孩子开家长会去。王大姐说去吧。史丽就跟儿子到学校开家长会。

这次家长会主要是通报一下学生期中考试成绩。班主任老师是个女的,戴着眼睛,很文静的,姓李。她把每个同学的学习成绩念了一下,又把学习好的、学习差的同学做了点评,各科老师也就本科的情况讲了讲,提了要求,就散了。

总的看儿子的学习成绩还不错。史丽跟班主任李老师询问一下自己儿子的情况,李老师说,学习属于中等,就是好动,上课时精力不集中。李老师问史丽,孩子上网吗。史丽说,不上,就是贪玩。李老师提醒史丽,现在孩子们上网的多,对孩子有害一类的话。史丽嘱托李老师多督促孩子学习,李老师说,共同配合吧。

史丽问儿子还有事没,儿子说,妈你说,我考好了,给我买一双耐克运动鞋吗。史丽,说,好的。便领孩子去了商业街一家名牌鞋店,花了一百八十多元买了一双运动鞋。儿子很高兴,抱着史丽在脸上就亲了一下,真是我的好妈妈。史丽说,别闹了,你好好学习就行了。

这时手机响了,是近期联系的一个客户。是一家东北在本市的一个大型商业超市。打电话的是这个企业的财务总监打来的。财务总监是在最近公司举办的产品说明会上认识的。这个财务总监,是个南方人,姓缪,年龄只有三十多岁,瘦小的身材,戴着一副眼睛,显得很精明,很青春、很阳光的人,对史丽也有好感。虽认识几天就给发了几条信息,很亲切,很温婉。史丽也请缪总监吃了几顿饭,在饭桌上,缪总监常常用很暖味的眼光看着史丽,史丽实际是心知肚明,只是装糊涂罢了。说实话,对史丽来说,这样的诱惑太多了,只是史丽不敢越雷池一步,她知道,只要迈出一步,后果将不堪设想,可能就是夫离子散了。缪总监问保险建议书做好没有。史丽说,做好了,想明天给你送去呢。缪总监说晚上你请我吃饭,我把老总给你请来。史丽很高兴,说好的,去哪。史丽说,就到我们公司附近的上岛咖啡吧,六点半,不见不散。

史丽听说,缪总监的老总也去,感觉保险的事有希望。史丽就打电话给李经理,问他晚上有事没,史丽就把超市保险的事情跟李经理简单说了说,晚上要请超市的领导吃饭,让李经理给陪陪,也壮壮门面。李经理爽快的答应了。史丽说就去上岛吧。当今,人们在场面上很讲究了,人家来了领导,咱们也应有个领导陪一陪,这叫级别对等礼仪相称,大大提高谈判的成功率,史丽经过几年与客户打交道还有了些经验。

上岛咖啡这地方很雅静,听着优美的轻音乐喝着咖啡很浪漫,很遐意,是商议事情、休闲的好去处。上岛咖啡离公司很近,只要穿过公司前面的高架桥就到。史丽看还有半个小时。就先去上岛咖啡,咖啡厅是个浪漫的地方,怕晚了没有地方。史丽从高架桥下穿过,高架桥上撒满了夕阳金黄色的余辉,车流在桥上快速穿梭,一切景象都环绕着温暖的光环。史丽感觉自己张开了双臂,在温暖的余辉照耀下扑进了夜色中。

史丽到了上岛咖啡厅,找了个小雅间坐下,打电话告诉了缪总监和李经理。缪总监说马上到。李经理也来了。跟缪总监一起来的,也是个男的,高高大大的,剃个板寸,看似象个老板,边走边打电话,一听就是东北人。落座后,史丽把李经理介绍给他们,这是我们李经理,军人出身,是我们系统的业务精英。李经理这人很谦虚,哪里哪里,混生活。小缪介绍说,这是我们的张总,是东北人,很梗直的。史丽说吃点啥,小缪说,史丽吃啥,史丽说要一份咖喱牛肉饭,剩下你们点吧。小缪说,我点吧。小缪就点了一桌子小菜。问喝啥酒水。史丽说,随便。小缪说,哪有随便。只有伊利雪糕有叫随便的。问李经理喝啥酒,李经理说,看张总喝啥。缪总监说,那就喝白酒吧。我们老总喜欢喝白酒。

他们边喝酒,一边说保险的事,史丽将自己做的保险建议书给他们,又对有关保险的条款做了认真解释,不时对张总提出的问题进行解答,史丽还举了些案例。李经理在旁边也帮腔,说,史丽是个业务精通,工作扎实的女同志,来公司不长时间,业绩还不错。对超市保险的深层次问题提出了许多建议。还说了些保险和企业是相互配合,保险为企业保障一类的话。史丽自愧不如,心里想还是姜还是老的辣。张总连称是,是。

大家说话也很投机,喝的也很尽兴。张总说话也很真诚,总部也这样要求的,出险了谁也承担不了责任,最基本的有保险兜底。喝到兴头上。缪总监就说,张总是分管财务的老总,对保险也比较内行,我还向张总学的,史丽这几天也教我很多。

张总不知道是酒量大,还是故意考验史丽,就说,史丽你喝几杯酒,就给你几万保险费怎么样。史丽喝了点酒,头也晕了,也开始冒傻气了。一杯不就是一两吗,喝它几杯又如何。也可能是激将法的作用,史丽不知干了几杯,李经理劝也劝不住,最后喝的吐了一裙子。看到这种状况,张总有些不好意思了,喝点茶吧,解解酒。

史丽平常酒量也很大,都是请客户吃饭锻炼出来的,只是今天喝快了些。上岛咖啡的菜不对口,根本不是喝酒的菜。大家又侃了一会,就各自散去了。史丽要去买单,李经理说我买吧,张总说啥也不让,可能是刚才的事情,有些不好意思,就让小缪买了单。缪总要送史丽,史丽说我自己回吧。

缪总监是自己开车拉着张总来的,临上车时说,李经理、史丽你们等我的电话吧,张总说了,保险就给史丽了,别人谁也不行,但是有个条件,要按照最低标准收,分期付费,你们回去再商量商量。史丽心里很不是滋味。是为了张总最初那句劝酒的话,还是刚才缪总监转达的张总的话,总觉得心里有东西往上涌。等缪总监的车走开,史丽吐的哇哇的,心里才舒服了很多。

史丽站了一会,望着忽明忽暗的路灯象鬼火一般,黑色的夜空好象要把她吞噬似的,让她打了个冷颤,她不敢停留。李经理说,上车吧,我送你回家。史丽说,你没喝多吧,李经理调侃的说,我这酒量你还不知道,看我这身板,灌溉面积怎么大,这点酒算个啥。史丽说,那好吧。

回到家里,张青在看电视,儿子在里屋做作业。对于史丽的工作,张青还是理解的,对她外面应酬也见怪不怪了。张青往往早些回来,很少出去应酬,用张青的话说,都去应酬这日子还过不了。公司有几个女同事不管愿谁都离婚了吗,看到她们形单影只的孤独可怜样,史丽心中感到自己太幸福了。史丽常常怀着歉意和感激,有时高兴的时候,好好跟老公亲热一番,也算是补偿了。

张青呢,除了看电视,就是上网聊天。有时一些客户打来电话,发来信息,只要张青听见了、看到了,也莫名其妙的吃醋。史丽很少解释。只是说,我要红杏出墙你看住了吗。张青就无话可说。张青跟史丽搭话,说回来了,喝酒了吧,满身的酒气。说着给史丽倒了杯茶水。儿子说,妈别喝酒了,现在时兴喝红酒。史丽有气无力的说,跟客户喝酒,只几杯。便把热水器打开,烧了热水,冲了个澡,轻松了许多,坐在沙发看了会儿电视,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张青推了史丽一下,去床上睡吧。史丽眼也不睁,惺忪着眼,躺到床上便睡。

早晨起来得晚了些,史丽感觉头还有些痛,可能是昨天喝酒多了造成的。张青已把早饭做好,放在饭桌上。张青和儿子已经走了。史丽实在不想吃东西,就硬撑着上了公司。

公司的人陆续来了,都在办公室签到,她也去签了到。今天开的晨会很简单,很快就结束了。也陆陆续续的走了,人们都是很忙的样子。

史丽给几个客户打了个电话,告诉客户车辆保险快到期了,让客户过来,或她过去,把保险单签了。打了四个客户,有两个说一会过来,有一个在外地,如果可以先给掂上钱,有一个已到其他保险公司保了险。史丽坐在办公室等客户,她从不让客户等她。说不定再让别人插上一杠子,那就惨了。王大姐进来问史丽,上午去客户那效果怎么样。史丽说,有门。王大姐说,努力。有事吱声,大家帮你。史丽说,好的。跑保险常常需要团队的共同努力。史丽想,不到万不得已是不求人的。她就是这个倔脾气,要强,要面子。

两个客户陆续来了,互相都认识,很亲切。史丽给他们倒了杯茶水让他们唠着,自己按照优惠幅度给他们算好了保费,去柜台签了单,他们说下午还有事,满意的走了。说来人这就是缘分,有个客户是在一次事故中认识的。史丽的客户出险了,她去现场,这个客户正是被史丽的客户撞的第三者,看到史丽这样热心,过去在别的公司保险了,就转移到史丽这了。另一个客户是个商店老板,为了保这个老板的车,史丽去了八次商店,软磨硬泡的终于在她这保险,这一保就是两年。都成了铁杆客户。她又给那位在外地的客户垫上钱,出了单。给那个客户打了电话,把保险单号码,起保日期,承保的险种,优惠的幅度,交了多少钱一一告知。客户说,谢谢。给客户垫保险费对史丽来说是常事了。史丽的客户也有富的,也有穷小,但都讲诚信,没有欠她的。这也是她感到欣慰的。她也常自嘲,穷人给富人担保呀。

这时,那个介绍史丽来公司的同学来电话,她已经跳槽到其他保险公司了。打电话的意思,让史丽也过去,说许诺给个部门经理职务,给月薪多少等,让史丽尽快回个话。史丽说,我想想再说,便把电话挂了。现在公司多了,跳槽也频繁了。有的跳的好,环境还不错,有的跳的很不尽人意,不得已又跳回来了。史丽也就多了个心眼,不管别人怎么劝她,她都没有吐口。她想,作为营销人员,在哪还不一样,只要自己努力,都会有光明的前景。史丽感觉现在的环境很好,公司也没有亏待她。只是有时含量不公平罢了。竞争越激烈对业务员越有好处。等等再说吧。

刚放下同学的电话,有个客户就打进来了,问史丽赔款处理的怎么样了。史丽说,我去看看。史丽就到公司的业务处理中心,找处理案件的人员,查看她的几个客户赔款处理情况。有两个客户赔案资料缺少凭证,有两个客户办理完毕,可以领取赔款。史丽就用手机给他们一一打了电话通知他们。

下午,城建部门的赵主任打来电话,你现在把那几个到期的车,保险单先出了,价格按照政府采购去做,一会司机去拿,明天早晨他们要下乡。改天再签定协议。史丽连声说谢谢,明天请你吃饭。赵主任笑着说,不跟你签协议,就不请我吃饭了,真是见钱眼开呀。史丽高兴的合不拢嘴。说,签不签协议都请。

她连忙把这个喜讯告诉了王大姐。王大姐也说好,小史真能干。在一旁坐的几个业务员有的是钦佩,有的是嫉妒,也有的是无所谓,史丽从他们的眼神就能看出来。

史丽连忙打开自己笔记本电脑,查阅了城建部门几个到期的车辆资料,交给了柜台出单。不一会城建部门的车队长带着转帐支票过来,把保险单和保险卡拿走了,说明天要出门。

把那个车队续保业务解决了,史丽的心踏实了许多,心里很高兴,晚上多炒了两个菜,还给丈夫买了两瓶啤酒。丈夫一进门,今天怎么了,太阳从东面出来了,儿子也说,我妈怎么这么高兴呀。史丽就把车队续保的事,说了一下。一家人其乐融融。晚饭后,一家三口坐在电视机前看了一会电视,儿子去做作业了。

张青眯缝着眼睛,在史丽脸上吻了一下。史丽知道老公的意思,说,孩子看呢。就说,洗澡去。张青乖乖去洗澡。史丽上床脱了衣服,等着老公。老公洗完了澡,一把搂紧了史丽,两个人语无伦次地絮语,低声呻吟着,翻云覆雨的亲热了一番。完了之后,史丽搂着老公,呵护小孩一样,说,好了,睡吧。老公那瘦弱的身体紧紧依偎着史丽的胸前,史丽内心一阵甜蜜,心想,男人也不易呀,也睡了。

电话铃声急促的想了起来,史丽以为是做梦呢。当张青把她推醒时,才知道电话铃声真的响了。张青说是找你的,好象是你的客户。史丽接过电话,马上就精神了许多。她保的一个出租车在郊区附近出险了。不知是吓的还是紧张的,客户小于哭的都差了声,半天才把情况说明白。原来,每天晚上都是小于老公替班,那天老公感冒,小于就出来跑,在送歌厅客人回来的路上,着急往家赶,不曾想正好两个从游戏厅出来的小孩跑到马路上来,由于天黑没有路灯看不见,又有些紧张,撞了个小孩。史丽一看时间都快到三点了,就连忙穿上衣服,让张青陪着,打个出租车,走了二十多分钟才赶到了现场。到现场时,交警已在现场,公司查勘人员也在现场,那警灯一闪一闪的,好象是一个游动的魂一样,让人心惊肉跳的。地上有一摊血,黑黑的,散发着血的腥气,警察在勘察现场,不时的问小于什么。小于只是呜呜的哭,说话颠三倒四,见史丽来了,跑上来抱着就大哭起来,身体还在瑟瑟的发抖。小于告诉史丽说,老公已经把那小孩送去医院了。公司查勘人员出完现场,交警也处理完毕,就把出租车拖走了。

史丽她们打了个出租车去了医院。到了医院,上了九楼的外科,小于的老公和受伤小孩的家人都在,医生将小孩的头上伤口进行了缝合,又拍了CT、X光片,没有内伤,孩子正在输液,还能说话。史丽问医生有危险没,医生说,没有,只是受了点轻伤。伤口愈合就没有事了。史丽跟小于说,万幸,万幸。呆了一会儿,一看时间已早晨七点半了,就说,那我先走了。老公张青边下楼边讥笑说,你老爹病了,你也没有这样周到。史丽应着说,就是。那还是去年六月的事,父亲得了胆结石,疼得受不了,只好动手术。那时公司正搞“时间过半,任务过半”的竞赛,周六周日都加班。史丽只有晚上到医院去看看父亲,都是老公张青和家里人照看。连父亲都说,史丽“嫁给”保险公司了。

又一天来临了,离上班时间还有一会,早晨的太阳那么温馨,晨雾还没有完全散去。史丽坐在街心花园的石凳上,花香慢慢飘散过来,象人的欲望,有抓一把的意念。史丽坐着想着。听着锻炼的人们在街心花园里谈笑风声,看着匆忙走过的人流。

不知从街心花园的哪个方向,传来电影《红高粱》里的“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呀,往前走,莫回呀头……”的歌声,象是在吼,史丽寻声望去,有几个练气功的小伙子,在望着她,好象是对着她喊的。史丽根本不理会过往人群古怪的目光,深深的吸一口气,再吐出,再吸气,再吐出,不断的重复……冥想中,史丽感到自己好象掂起脚尖旋转,跳跃,飞舞。

(2016年10月1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