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山水之城

 | 文学少年  2018年05月16日08:47

随着住的年份越长,我是越发喜欢上我所在的小城了。

爷爷奶奶还在世的时候,父亲母亲总想尽些孝心地把他们接到城里来住,可是,他们恋着乡下的家呢,呆不了几天就和丢了魂似的,吵着闹着要回去,父亲母亲看着很是心疼,无奈,只好又把他们送回去。

渐渐的,我是一点点懂得和明白了爷爷奶奶了,一个地方住久了,就有感情了,还是自己的家好呀。正如自己所在的小城啥都是好的,看啥都顺眼,都是亲的呢!

史书上记着清楚,明白:平利山城先是建在今天的老县镇,古声口,最后才迁至今日的城址。这城背依峻险的五峰山,面临长流的坝河水,对着蜿蜒宽阔的的马盘山。我见过民国十八年平利城画出的像,整个城子都座落坝河北岸缓坡上,用城墙围着,有东、西、北门。靠坝河一方是没有门的,城借着山水的势很是坚固,坝河水和城有着几十米的高差,用现代的话说千年一遇的洪水都淹不着城房的,而城大抵上也是攻不可破的,当实在有破城危险时,百姓还可通过北门撤向山里。这城的山和水都是为了防战事、匪害、水患而准备的呀!县城两山夹一川,在陕南巴山里不甚稀奇,稀奇的是平利的坝河水是自东向西流的,这一流到更加让人在意这河里的水了,平利这山这水都和这里的人通着性,都重感情呢,有眼光呢,一心一意奔向西北那条生汉族的大汉江呢?闲暇时也琢磨着:平利的先人们很是有远见,平利的坝子很是不少,偏偏把城址选在这样地方,为今日里拓展留着后手。沿着河上游下游几十里,都是坝子串接着,都是可以拓展的,更神奇的是,奔着这城来的溪流河水,是能供上十几万口人吃呢!

算起来,城两岸的河沟成气候的有好几条,有瓷器沟、有大磨石沟、有小磨石沟、有纸坊沟、有猫儿沟、有药妇沟,有长安河,有冲河……,六朝古都西安是“八水绕长安“,我们这城也也有着八溪滋润着。最值得称道的是,其中最大的一条冲河是发源于一个叫巴山垭的山峦,视野放远,这小城也完全可担当着”“巴山汉水”的名分的呀。这“八水”中的最大的一条冲河在城南的马盘山后山峦里绕来绕去,形成一个大回环,今人在一个古仙洞居住的地方,修坝成湖,又将水引入马盘山后,直接凿洞穿山而过,在城的南岸飞泄而出,供应城里人吃的水,发着城里人需要的电。最让城里人清爽的是:这穿山引来直接注入城中的坝河的水,让坝河陡然地涨起来,也让平利城总是有一河清澈丰沛的水,一年中四季里都有一河清澈丰瀛的水,也让让外来人很是惊讶—“这平利城真是一个天照应的地方”。

早些年的时候,植被好,雨水充沛,没有今日的引水,那河里水也比今日比还丰盈的些,夏日里,河里的乌水潭就是男儿们天然的游泳场,河岸边大石头旁就是女子们天然洗衣池了。这些年,桥修的多了,河的南岸也快速的发展了起来,仗着这穿山而过直入城中坝河的水,城里建起了四级滚水坝,截流成湖,虽少了先前那天然河道的气息,但“半城山半城水”,又多了些江南水镇妩媚的韵味,县里官员有远见,早早在下游修起污水处理厂,城里规模虽是不断加大,人口翻了几番,但脏水污水不再排往河里,那河水也就清亮、清澈着,能见的着河里游着的鱼。

一早一晚,总有好垂钓者布着钓竿,夏日还有耐不住炎热的孩子带上橡胶圈,气垫在河湖中游泳洗澡,有一年,冬天有月的夜晚,一只麂子见河水如镜,竟当大道走了,扑入湖中不能出,在水岸浸立一夜,还是次日清晨被人发现,告知森林警察施救后放生了,水好,便有一群当地人叫的水葫芦鸟在湖里逮鱼虾吃,这葫芦鸟个头还没有麻雀大,水性极好,也不怕冷,冬季里最是让人惊叹,一个猛子扎下水去,数米和数十米开外才冒出来,这个露出来了,那个又沉了下去,数了无数次,愣是没有搞清有几十只。到是一群白鹭,让人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几年间,从15只繁衍到22只,多半时候,牠们守着橡胶当口流水的浪花里,捉那些跳跃出的鱼儿,他们似乎有着自己的地界,守着城里的河段那儿都不去,以至于城里的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的人都认识牠们了,有为牠们写诗的,有为拍牠们照的,有为牠们画画的,牠们已成了小城一个美丽的符号,只是牠们自己全然不知罢了。

去年夏天,去山东济南城游玩。这济南是天下有名的泉城,最有名的,当数趵突泉了,三泉并行的泉眼,从水底齐齐涌出泉水来,着实让人称奇。回来后在河岸行走,竟发现小城也有趵突泉的。那建在南岸的二级电站,泄水孔端是有三口,滚水坝截水时,孔眼就淹没在河湖里了,那三口泄水孔里的水,入湖中又冲起的水柱,,不缓不急,和趵突泉极是近似,夏日雨水涨时,电机更是日夜的急转,水排的就更大更满,急揣的河水和汹涌的排水激荡着,拱起更猛烈的三穴泉柱,像极了趵突泉谁量最大最好最高时的喷状。更有时,这引来水富余的时候,发电竟用不了,在南岸几十米的崖壁上一泻而下,化作一道瀑布,也是大美的景观,极好的去处,有大胆的人在泉下沐浴,其情形,是刺激而惊险的。

平利城也是有真山泉的,从五峰山腹地里流出了一股泉水,有碗口粗,任是什么样的季节和天气都是恒定的出水量,那泉水时冬暖夏凉的。可以直接饮用,自有这城,西城的居民一直是喝着这水的,有自来水还是近几十年的事,至今还有一些六七十的大爷大娘们清晨和向晚提着热水瓶和茶壶去那个叫哈家槽的地方接上当日用的水,泡平利早已经名扬华夏的女娲绿茶和绞股蓝喝,尽管平利的自来水不知和都市里那些水要甘甜不知多少倍,但他们依然要挑剔的用这上好的泉水。有了这泉,小城人是不怕偶尔的因检修和断水的,正好,约了一伙人出了老城去泉水处游玩一趟,近两年,县里也搜罗着一些在天南海北成功的平利人,去采访时,在小城里走出去的无一例外的会提及这哈家槽的五峰泉水。其实早有精明的老板看准了这水,预备着要建一个纯净水厂呢!

依着山,傍着水,小城修起了十里长堤,建了栈道和亲水广场。还有河滨公园,沿着河堤栽了杨柳,桂花树,春天时。伴着杨柳走,秋天时,十里桂花香,夜里走是,满城灯火。晃着一河清波,自然生了不少朦胧,摇曳和浪漫的韵味,若有舟泛河湖上,就是一幅陕南版桨声灯影中的秦淮河了。逢着月朗星繁的日子,又添乡村净阔、深邃、无垠之感,少不了涌出一些诗情诗韵了。

干净的水,矿物质的水,必是生好庄稼和菜蔬的,这些年,原本种菜的地方渐渐地的让城区替代了。菜地只能向更远迁移,向两山迁移,那些菜有着菜突然本生的浓浓的气味和味道,但个头远不及外面运来的大而速生的大棚菜,可价格一直比外来的菜蔬要高出不少,城里居家炒菜的,有名气的农家乐。选的都是本地种的菜。小城的人嘴刁的很。饮食上,一定是比大都市,人吃的原生态的多,正经的多,我一个嫁到西安的20多年的表姐,最初几年。一直让家里寄着老家种的本地菜,时间长了,知是不现实的,虽然无奈停了,但逢年过节。还一定要家里人稍带老家的菜蔬,过过嘴馋的瘾。

近些年,小城的人为了健康,多半还是喜欢爬山,从乡下搬进城的来的也多起来了,爬山的队伍日益增大。一日里的劳顿,生活中的烦恼烦躁,爬上一次山,出一身淋漓的大汗,便通透畅快了许多,礼拜天。爬山的人更是多,晒晒天阳,体验一下农活的劲道,男人们更壮实。女人更健美,站在山上看山城,又是一番感觉,一番境界。用手机拍蓝天、拍河流、拍山峦、拍树林、拍小城全景,拍巨龙一样的高速路……拍什么都是美的,不禁叹息起大城市的人来,每每来是,总是感叹陕南的好,山水的好,平利的美丽和好,可又不得不回那一年四季看不到几回日头的地方去,这和吸烟的人一样呀,明明知道是有害的,可无法脱壳。还是自己的小城好呀,山是真的,水是真的。山是绿的,水是清的,不用作假,最最让心情舒畅和高兴的,是不用听空气指标和预报,不用带口罩,一年三百六十天,空气都是清新的,天空都是瓦蓝瓦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