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柴棚诗集《叩拜雪峰山》:用精灵的文字阐释雪峰山

来源:中国艺术报 | 杨旭昉  2018年06月13日09:17

古人说诗歌应自然到“真与不夺,强得易贫” ,含蓄到“不着一字,尽得风流” ,如此境界是对当代诗人的一种考验。对于诗,词语在诗歌中的运用,显现诗人的写作心境,翻开柴棚的诗集《叩拜雪峰山》 ,便看到“雪峰山”“脸”“21克灵魂”“符号”“记忆”“脚步”“祭拜”“稻种”“古城”“密码”“巫歌”“一个人”等,这些词语的出现,首先奠定了这本诗集的基调,那就是自我深沉的抒情和无际的深刻联想,同时也给诗歌留出了自身合适的空间。这本诗集的用语极其纯净,这些纯净的词语,这些精灵一般的文字,很值得玩味。

柴棚的这本诗集是很能打动人心扉的。无论是诗歌的切入点,还是诗歌的写作背景和风格,无论是题材的选择,还是意象的把握,都恰到好处。意象在诗歌中熔铸了诗人的情感思想。如《稻种传奇》第6节,“祖先从远古走来/太阳之神:炎帝神农氏/这个名字活在民族的记忆里/代代传颂,从北方来到南方的湖湘大地/他发明斧子,砍来木头,制成耒耜/开荒种地,叫太阳发光发热/让五谷孕育生长/呼唤九眼泉井,一起波动/火红神鸟,衔来一株九穗的稻穗/掉落的谷粒跟随季节的指挥棒/奏响人间与大地的交响乐” 。真实、鲜明、生动的意象,成就诗歌优美的意境,诗中透过神农氏开荒种地的细节,构成一幅栩栩如生的画面,情思接通千载。唐代诗人白居易在《文苑诗格》中说道:“或先境而后入意,或入意而后境。 ”细读柴棚的《叩拜雪峰山》 ,诗中潜藏了诗人与自然之物的和谐融洽,回归纯真本性。

生长在雪峰山下,柴鹏对雪峰山有着极其深厚的感情,雪峰山连着她的情,牵着她的爱,她把这些融入她的诗中,成就了她诗歌独有的味道,仿佛“我被一束灯光牵着/在等待中温柔无比/暗处,一双眼睛/喷出蓝” ( 《阳雀坡》 ) 。这味道很美,很丰沛,也很富有张力。又如《一个人的雪峰》 ,“我只能这样,不断地将雪峰山/从左手掌移到右手掌/从右掌心挪到左掌心/反复遗忘,从未遗忘/这样来来回回,在诗中/已奔波了三千行。 ”可见诗人内心深处激越跳动的火苗一直在不停地燃烧,不仅燃烧自己,也在燃烧整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