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奇诺之旅》:不动声色地书写社会百态

来源:文艺报 | 张新一  2018年09月14日09:13

日本轻小说《奇诺之旅》曾给了我深深影响。称之为“轻小说”其实有失偏颇,因为其他类型的轻小说不管在文学性、社会价值还是思想境界上,都较之甚远。小说由青年作家时雨泽惠一创作,第一部距今已有十余年,整个系列颇受欢迎,甚至数次被搬上电视、电影荧幕。故事里,女主角奇诺与她那辆可以说话的摩托车汉密斯,穿梭于各个国家间,且在每个国家都只停留三天。这部极具讽刺性的作品主角还有名叫西兹的男子与其爱犬,以及奇诺不愿透露真名的女师父,这三位主角构成了协调的人物群像。

奇诺是一位言语不多、做事冷静果断的少女,看上去像男孩。或许因为杀了人,抑或是对自己原本居住的国家失望透顶,她开始了属于自己的旅行。奇诺代表的是现实中一种追求自由却遭受压迫,不愿墨守成规、思想也异于常人的清高者,代表了一种冷静的、不动声色的旁观。

整部作品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不是那些揭露人性恶的黑色故事,而是一则《相同脸孔之国》的故事。

相同脸孔之国是生活在偏见中的国家,原本是一男一女两位博士通过克隆自己的身体繁衍而成,因此,那里的人长相完全一样,被邻国的人视为怪物。奇诺来到相同脸孔之国后,发现这里的人热情好客,依旧保持着淳朴的习俗,虽掌握了先进的技术,却并未因此傲慢自大。接待奇诺的人既是向导,也是国家的总统,在他身上,奇诺看到了人性的坚强。奇诺离开后,相同脸孔之国被别国炸毁,故事结尾,总统从废墟中艰难地爬出来,面对周围仅有的幸存者,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又有好多事要做了呢,这下可不能偷懒了”,“只要有活下去的希望”。只要有活下去的希望,什么都是过眼云烟。这个故事贯彻了日本文艺作品中惯有的美学元素——不悲不喜、恰到好处的留白。

第二位主角西兹讲述的故事很短,他代表的是达官贵人,小说中,他的故事以其爱犬“陆”的视角展开。西兹是某国的王子,追求自由,开着越野车四处旅行,寻找可以移民的地方。他每到一个国家都会受到该国统治者们的款待,目睹了高阶层人士的傲慢和腐败,也因此一直没能找到真正的理想土地。第三位主角“师父”代表不受社会压迫而隐居的隐士,奇诺的各项知识都是她传授的。她比奇诺更为清高,年轻时有一身好武艺,擅用枪,曾经引起过社会骚动。年轻时她与奇诺一样是一名旅行者,到了晚年,她一个人隐居在森林中。一代风流人物,最终选择了淡泊名利的归隐山林之路。

《奇诺之旅》的诸多角色构成了颇含深意的社会百态图,每个人都保有鲜活的形象,又带着道具化、符号化的意义,有妄图脱离一切体制的自由主义者奇诺,有永远无法得志的理想主义者西兹,还有更多在旅行中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们。从角色设计上,时雨泽惠一举重若轻,在他清新温暖的笔触下,是抹不掉的灰暗与冷酷,书中随处可寻觅到对于人性和社会的讽刺,仿佛扎根在世界各处的绝望。但越是透出绝望,当希望从少数故事的结尾悄悄涌出时,带来的温暖与感动才越是真实与强烈。这也是《奇诺之旅》并没有娱乐化的卖点却能跻身日本畅销小说的行列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