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魏思孝《我们为什么无聊》:处于不利的位置

来源: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 魏思孝  2018年11月07日22:17

作为一部青春类的小说,我不认为它会有多么重要的地位,甚至并不显眼。当然作为我生活中的好友,它具有类似日记的功能,贴切又失真地记录了我们一年多的生活状态。我们不是什么大人物,蝇虫之辈,即便时间一晃过去了四五年,在社会中的地位仍旧没有多大的改观,反而离我们当初的设想相距甚远。热血青年已近而立,我时常在想,自己怎么就如此脚踏实地活到了现在,名利暂且不提,除却结婚生子,还活得好好的,怎么就不波澜壮阔一点呢?我称这就是现实生活,它一点都不虚无浮夸,眼前所见便是。

谈谈小说的诞生过程。2010年我和女友(如今的老婆)客居青岛,她在一家小规模的广告公司当总监,算是一个小白领。我的一本小说在签了出版合同后,我决心专职写作。我们寄居在八楼的小阁楼里,白天女友去上班,我在房间里打字,以差不多每天两千多字的速度,从初春写到深秋。在这期间我没有任何的收入,顺利将女友的生活水准拉低。现在我仍旧没工作,稿酬渐渐多了起来,有些专业作家的样子,而我的老婆从一个曾经二线城市的小白领蜕变成了住在农村整天奶孩子的妇女。她为了我的职业理想放弃了自己,这么说也可以,是不是给你一种悲壮的感觉呢?实际上居家过日子谈不上谁对不起谁,这是相互改变的过程,况且我也不觉得一个白领有什么好当的,在农村奶孩子远离城市的乌烟瘴气,倒是陶渊明式的。这是我的一家之言,总之还是要感谢老婆的支持。

现在来看,这篇小说和我如今的写作有些距离,但也不觉得像有些人觉得自己年轻作品拿不出手,羞于见人在另外层面上不就是承认现在的成功吗?这太矫情了。从读者的角度讲,这个小说更通俗和有可读性。而且编辑老师帮我起的这个小说名,恰如其分。

有个细节,写这个小说的时候,我后脑勺的位置有一块斑秃。医学上讲是肾血不足精神压力过大,不过两年后头发又长出来了。而前几天的早上,我躺在床上睡觉,老婆惊呼道:“你的后脑勺又斑秃了!”那刻我躺在床上,感觉自己处在一个非常不利的位置,并且自问道:怎么又这个样子呢?我感觉,自己活得简直糟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