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为孩子们写诗,光荣而幸福 ——鲁克儿童诗集《星海集》印象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 白庚胜  2018年11月07日08:20

鲁克给我的印象一如其他山东汉子,阳光、质朴、实在、真诚,又不乏灵气。这些也正是他的诗歌的品质。他新近创作并整理了一套两卷本儿童诗集《星海集》,细细通读里面的全部作品,我陶醉于他那饱满的创作激情和纯净的内心世界以及惊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它们是深入校园生活、来自生命现场的滚烫书写,这些诗离孩子们很近很近,充满了童真、稚趣,希望、向往。

小燕子,

剪春风,

剪到西来剪到东。

剪得垂柳绿,

剪得桃花红,

剪得小溪响叮咚。

剪下一片白云朵,

飘啊飘啊落湖中。

这首《小燕子》是《星海集》少儿卷《星星草》的开篇之作,清新明快,朗朗上口,既有宋词的古雅之美,又有童谣的稚趣天真,短短八行却层次分明,既有强烈的画面感,又有优雅浓郁的意蕴和意味。就像这首诗一样,鲁克的其他儿童诗不仅在艺术性上匠心独具,而且光明大气、爱意融融,作者常常赋物以情,通篇朴素亲切,不炫技,不矫情,透着浓浓的人情、人性。诗集的许多诗篇后面还附有诗人的创作手记。它们既可看成诗人的心灵独白,也可作为诗作的导读。鲁克说:“儿童诗是写给小孩儿看的,你别以为小孩儿就好糊弄,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小孩子说不喜欢,可没有大人那么含蓄和虚伪。要想让孩子们喜欢,你得懂孩子,爱孩子……你想教给孩子什么呢?是积极进取的心态,阳光向上的精神,是善良有爱的心灵——说到底,是健康的、正确的价值观。”

多描述,少叙述,亦成为鲁克儿童诗创作的主要特色,有效避免了空对空、口号式的书写。读鲁克的诗会让你发现每件作品都很精致、有细节,耐读,总有活脱脱、亮闪闪的句子,让你眼前一亮、心底一动:

“花蕊上的微风,有着凉凉的甜”(《回声》);“犬吠一两声,从前院里传出来/篱笆上的杏花,落下一地香香的月光”(《春夜》);“心若无疆,天空便没有栅栏”(《旷野》);“亲爱的小黄牛,它一定也像我一样追过蝴蝶/像我一样嗅过花朵,也像我一样站在春风里/望着漫野流淌的光阴/不知所措”(《一头小黄牛在花海里挠痒痒》)……

显然,鲁克的诗作始终以儿童为本,为他们而创作,为他们所利用,一切都服从于他们的需要、天性。当然,儿童诗不仅是给孩子们看的,也是给家长看的,所以需要诗人同时兼具诗人、儿童、家长三种身份、三种视角。只有将它们有机融合,才能写出令孩子们喜欢、家长满意,又寓教于乐、寓教于诗的好作品。在《松鼠》《大蚂蚁》《蝉》《蚱蜢》《空调眼里的麻雀》《总觉得戴胜是个人名》等诗作中,人与动物、人与大自然相依相爱、和谐共处,诗人把各种动物都视为“异类亲人”,从而去爱它们、写它们,也都诙谐、幽默,温情脉脉里透着缱绻的怜爱和慈悲;《星问》是一组诗,也是一首长诗,还实现了形制上的突破,采用一个孩子有关星星的童真提问和母亲的温情回答,不仅向读者讲述了有关星星的科学知识,还涉及到对亲情和生死的诗意思考;“小熊日记”“恐龙家族”“蛋人国”3个专辑是既独立又连续的故事,又可视作诗剧与童话。

《星海集》每卷最后的“古韵新声”专辑所辑录的是古体儿童诗。鲁克30年如一日大量创作新诗,也进行传统诗词的研究和创作,并发表累积了大量古体诗词作品。“古体儿童诗,既是古体诗,又是儿童诗,短小精悍,诗味浓郁,朗朗上口,易懂易记。我们不能让孩子们只会背‘床前明月光’,我们不能一直消费并依赖李白、杜甫,当代诗人应该有所行动,有所作为。”在两卷本《星海集》里,我们看到了鲁克先生对此的身体力行:

细雨桥头看藕花,

珍珠滚滚玉盘斜。

一群蝌蚪来游戏,

密密麻麻摆尾巴。

——(少儿卷《细雨桥头》)

鲁克曾经说过:“从事诗歌创作30多年,年近半百才知道,为孩子们写作是一个作家、诗人一辈子最幸福的事情,也是最崇高的事业。当孩子们在老师带领下朗读我的诗歌,当幼儿园的娃娃搂着我的脖子告诉我——鲁克叔叔,你的诗我好喜欢——那一刻,我真的满心温柔,幸福得流泪。我现在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为孩子们写诗,光荣而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