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北方写意精神的南方表达

来源:解放日报 | 黄胜  2018年12月06日08:10

有独特语言、探索精神和创新意识的优秀油画家,全国不在少数。但管朴学肯定是其中的特立独行者,她的作品以高贵明丽的油画格调、热情奔放的笔迹挥洒、绚丽灿烂的色彩表达、险中求奇的经营构想,让油画极富个性色彩和当代意义,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艺术从来不以复杂衡量高度。莫兰迪以其简净、神秘而富有宗教色彩的艺术作品打动人心。瓶瓶罐罐,相互挤压,营造出神思翱翔的空冥,安顿心灵,带给世界无限的内心拜懴和虔诚。管朴学的油画是另一模式的简净。静物花卉、玻璃器皿,是其孜孜不倦描绘的对象,人间胜迹成为其风景创作的另一题材。管朴学有布尔乔亚式的情调和感性,一种田园牧歌式的欢愉,也符合其大气开朗的性格和干净利落的做事风格,且表现出怀揣梦想、积极入世、和光同尘的理想主义色彩。

动静相宜之谐,营造了管朴学画作优雅幽邃的意境。她的静物不是简单的再现,熔铸了更多的理想、态度和表现手法。花非花,果非果。在光的引领下,看似寻常的物件,有了光辉,有了欢唱,有了舞蹈。画面中,时光是交错的,空间是互换的,色彩是跳跃的。且一切在变化中,相互搭桥,相互映带,扑朔迷离;一切在抒情中,饱蘸色彩,逸笔草草,痛快淋漓;一切在让渡中,满怀激情,精心营造,收放自如;一切在构建中,相互构成,相互倚靠,冷暖辉映。对她来说,法则不重要,关键利于表达,规矩不重要,由着内心去绽放。管朴学善用蓝色调,也善于驾驭蓝色,曾微信取名“地中海”。《八月》《七月七》《噘嘴鱼》等蓝绿调子的静物画,如涓涓细水,润泽荷田,静穆端庄而又诙谐神秘。仿佛蓝色夜空下,海水在摩挲,明月在细语。而随意摆放的玻璃器皿、郁勃生长的花草、动人心弦的背影,迷离、含蓄、幽远、唯美,有朱自清《荷塘月色》的清丽静默之美,也有李清照“绿肥红瘦”的况味。

苦心孤诣之畔,绘就了难以磨灭的心像。海德格尔“诗意栖息”的哲学指向,在管朴学的人生态度和学术追求中得到充分演绎。丰赡的历史沉积,深厚的文化底蕴和静海流深的品性,在其身上留下了烙印,散发着不拘一格的气度和浓厚的表现色彩。管朴学是实践者,也是成就者。除了蜚声画坛的静物花卉油画,其风景同样越来越为人认同,把更为宏大的视野、人生历练、人文情愫和视觉感受,在俯瞰大地、仰观宇宙之间,通过画笔予以展现。《圣城》《齐燕九点》等一批风景佳作,给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山山水水仅是意象,春城草木尽在歌唱。管朴学的风景因心中有丘壑,更有了历史的回望和思考,从而表现出更加宏阔深厚的历史沧桑,和对大地的敬畏,富有诗情。

近年,全国油画写意画派以中国文化精神为旨归,无论在题材、手法、技巧上,还是审美追求上,均作了群体性尝试,也取得了突破,管朴学是忙于陷阵的急先锋。其作品中表现出更多的融合、不确定、否定之否定,更多的重意境、重写意、重禅意的表达路径。

管朴学有一个明媚的江南梦。南北方油画虽无鸿沟,但创作思维、艺术语言和个性色彩难免有偏好。管朴学为中国油画发祥地和高地的江南所接受,一是其艺术得到的广泛认同,一是其油画的南方表达值得探究。浓郁的色泽与江南隽永扶疏的春风相遇,需要更多的智慧去梳理和诠释,也注定需要妥协和臣服。这样有心或无意的嫁接,开出怎样的花、结出怎样的果,画面是最好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