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李西闽:卑微者的尊严

来源:中篇小说选刊(微信公众号) | 李西闽  2018年12月06日07:48

多年前的一个夜晚,在广州某酒吧的门口,我见到过一个可爱的侏儒。他是酒吧的门童,小丑的扮相,手上变着扑克牌戏法,招徕过路的人们。我是被他吸引,进入酒吧喝一杯的,因为我停住脚步,看了他的表演,觉得如果不进去喝一杯,就是对他的不尊重。离开酒吧时,他还在门口变戏法。他真是蛮可爱的,我又驻足看了一会儿他的表演。这时走过来三个男人,其中一个叼着香烟,脖子上戴着栓狗链子般金项链的男子蹲下来,朝侏儒脸上吐了口烟,笑着说:“小鬼头,酒吧老板给你多少工钱,你这样卖力?”侏儒说:“一个月两千块,包吃包住。”男子拍了拍手中的皮包,说:“你要是学两声狗叫,我给你两千块钱,这可是你一个月的工资。”侏儒也笑了:“我靠自己本事吃饭,不学狗叫。”男子没有得逞,而那两个同伴都说侏儒是傻瓜,三人嘻嘻哈哈地走了。

这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个侏儒是有尊严的人。

《鼋鱼》这部中篇小说的主人公董雷,就是一个侏儒。在他年幼的时候,父亲带着相好私奔,离开了家,一直杳无音讯。他的母亲郁郁寡欢,在病中消逝。董雷被喜怒无常的爷爷,像养一只猫或者一只狗那样拉扯大,在相互的嫌恶中建立了某种感情。董雷从小受尽欺凌和歧视,与被父母遗弃的傻子元金生同病相怜,对其百般呵护,并说服爷爷收留了他。元金生的溺亡让他特别悲伤……对董雷而言,活下来是一件艰难的事情,但是生活的粗粝和不堪,始终没有磨灭他内心深处的正直和善良,也没有让他放弃做人的尊严。他在老师丘福生的帮助下,读完了高中。因为没有考上大学,他觉得对不起老师和爷爷,独自出去闯世界。无论如何,他心里都有做人的底线……因为伤心的爱情,他回到了河田镇,最终没有被毒贩威逼利诱成他们的帮凶,带着年迈的爷爷再一次远离了家乡。

这部小说不仅仅是个有关尊严的故事,还有关爱和残酷中的温暖。但我觉得人的尊严是最重要的部分。并不是卑微者没有尊严,可以随意羞辱。在现实社会中,有些人只要有点小地位,就瞧不起比他下层的人,甚至踩压他们,没有一点悲悯之心。众生平等,人性必须要有光辉,才能照亮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