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牡丹有约闹芳菲 ——陈奕纯国画《春风》赏读

来源:中国艺术报 | 任之  2019年01月11日09:09

当陈奕纯的牡丹画《春风》徐徐展开时,我的眼睛一下子被点亮了,范成大所谓的“花燃山色里” ,即是如此啊。此刻,相信不只我而已,别的人,只要具有欣赏能力,知道美丑的,都会跟我一样,深被其所吸引和感动,并击节叹绝。多么不容易啊!自唐人爱牡丹至今,世人多喜欢画牡丹赏牡丹,牡丹的意象早已成了一个传统的文化符号。

古今画牡丹的,可谓是名家辈出,要超越还真的难啊。可以想象,创作当中,陈奕纯必须要在一种接续传统与创造新我的困境中,有所突破,才能表现得与众不同。而就眼前《春风》所呈现的艺术风貌看,可以说,他的努力并没有白费。这里所要表现的意境,首先是一种春天的蓬勃景象——春来了,百花盛放,牡丹亦然。那么应如何表达?我想,春天的盛大气氛,所要着重的却莫过于一个“闹”字,要能够“闹”得出来,“闹”得热烈,“闹”得风情万款,“闹”得不俗。于是,争奇竞艳,你追我赶,好像害怕赶不上趟似的,这种迫不及待的欣愉,要跃然而夺目。而在百花中,论其美丽的魅力,当然首推牡丹,刘禹锡有诗曰:“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魏紫姚红,有多少种牡丹,就有多少种动人的风华。故画家的笔下,不但要能画出这么一种“闹”的盛景,而且要画出喧闹之外那份雍容的气度和不俗的高雅。

陈奕纯当然不愿意步前人的后尘,亦步亦趋,或者如此时,要省却许多事。然而,艺术的精神,所贵者就是一个独造的意境,那种照样而来却是最为可怕的懒性和不负责任。于是,他在创作的过程,就常常是一种与惯性,与传统习惯的较量,是血拼的过程;甚至到最后时,更是自己同自己的厮杀。然而,打败别人容易,但要打败自己却很难。这也是每一位有独立思考精神的画家,所遇到的巨大的苦恼。

画牡丹,其实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能脱俗,于习见的富贵气中,呈现别有一番的清新韵致,给我们别有一番的感动。从陈奕纯的《春风》 ,我深深地感受到了他艺术创造中的痛苦和快乐。他是痛并快乐着的。当然,独特的创造,却是需要费尽心机熬尽心血的。因此,点点的心血,就融化为画面上的生动和丰饶。可是,画家所经历的苦与痛,熬过了多少个达旦的不眠之夜,却是他人所难以知悉的,只有他自己能够切身体会到;而攻克困难之后的每一次突破与收获,却也为他带来了无限的欢乐。

在画面上,陈奕纯的欢乐,我们是可以感知的,这是生命的律动在他笔下的跳荡。只见,灿烂的花,葱郁的叶,还有呼应着共鸣着的鸟儿,都是生命状态的饱满体现。不过,我却惊奇地发现,陈奕纯在《春风》中那种别出心裁的对于光的巧妙运用。为何有的画家的作品,我们读后会感觉平平无奇,不为所动?就是他的画面没有处理好,没有能够点燃我们的情绪,这自然是致命的。然而, 《春风》呢,却在光明的灼灼照耀下,绽放的牡丹,妖冶而美。我觉得,它们是一点点地被光所点亮的,因而,满目的蔚然纷披,斑斓多姿。

我很少见过有如此画牡丹的,仿佛陈奕纯是以光华为颜色,泼光为华彩,独特地创造出他神奇而迷人的艺术世界。他笔下的颜色不但用得大胆,简直不惜倾泻,让万紫千红拥挤眼前,而且在强弱不同的光的映衬下,有种种灵异的变化;而因了光的参与,牡丹之风情缱绻,也令人匪夷所思。但见光华烨烨,绚烂之至,却又耀眼而明,分明有一种超越庸流的伟岸精神蕴含其间。然而,画名曰《春风》 ,春风在哪里?就在花中,就在叶间,就在丝丝缕缕的灿烂的阳光里,而鸟儿却在动情地歌唱,这是多么动人肺腑的情景啊。于是,我们只觉得,春风无处不在,无时不牵动我们的心旌。

读着《春风》 ,我们是满怀的欣悦。或者,陈奕纯所想展示的就是一种愉快的心境。春天就是创造的季节,还有比创造的快乐更美妙吗?同时,我以为作品里还传递着画家对世界万物的由衷热爱和对幸福生活的美好憧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