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跨越孩童与成人内心世界的故事集

来源:光明网 | 孟夏韵  2019年01月11日08:16

2018年8月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智利青年女作家保丽娜·弗洛雷斯(Paulina Flores)的短篇小说集《最后假期》。这部作品获得了罗贝托·波拉尼奥短篇小说奖、智利艺术评论界最佳新人小说家奖和圣地亚哥市立文学奖。本书共收录了九个故事,每个故事都以青少年视角展开叙述,在讲述日常生活的琐碎与点滴之中展现了智利青年成长中的孤独、迷茫、羞愧、挫败和欲望等不同的心理状态。

保丽娜·弗洛雷斯1988年生于智利圣地亚哥,是典型的八零后新生代小说家。她毕业于智利大学西班牙语文学专业,曾在小说家亚历杭德罗·桑布拉写作工坊学习写作,如今在首都圣地亚哥任教。她的这部短篇处女作一问世,立即在文学界引起强大反响,她被视作智利文坛的一匹黑马。该作品以智利青年的成长作为核心主题展开叙述,作者用细腻的笔触描绘了智利社会中下阶层的众生百态。九个故事看似不同,却隐含着共同的成长忧虑。

《奇耻大辱》讲述了长期失业的父亲带着两个可爱的女儿前去进行广告试镜的一天。父亲对试镜工作毫无经验和自信,他征求女儿的意见,希望得到肯定。女儿为他鼓气加油,相信自己仪表堂堂的父亲胜过其他千千万万广告中的模特。然而,当他们费尽力气到达试镜场地,听完招聘者的冗长讲解之后,得到的试镜许可竟然是:“我们先从你的哪个女儿开始?”女儿本想帮助自己的父亲摆脱失业困境,不料却让父亲遭受如此的“奇耻大辱”。作者以细腻的笔触描绘了其中一个女儿的内心世界,透过她的观察,诉说了一个智利穷困家庭面对失业而经历着的家庭纷争和窘境。

《特蕾莎》叙述了一对智利单身青年因欲望的荷尔蒙而发生一夜情。夹杂诱惑和权力掌控,在结尾又出现小小反转。作者细致入微地刻画了人物的心理活动和举止动作,看似平淡琐碎的日常点滴,在作者的透视镜下被放大和变得清晰,让读者跟随人物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走入其内心世界。

《塔尔卡瓦诺》讲述了一个智利普通家庭遭遇失业、迷途和争吵,并由此引来主人公对生活的幻想、质疑与无奈接受。主人公经历了生活的种种磨砺,似乎看懂了生活的真相,他长大成人、离开家乡、外出务工,在大城市负债上学,辛勤工作,竭尽全力获得政府的一些津贴,然而劳碌奔波一生,却不曾懂得生活的真正意义。保丽娜以细腻的笔触描写了一个敏感而善于思考少年的内心世界,描绘了穷人家孩子饶有趣味却也饱含心酸的童年生活。故事无形中揭示了社会现实对孩子潜移默化的影响,透露了一种无奈和淡淡忧伤的情绪。

《忘记弗莱迪》记录了一个与男友同居四年的女孩,因男友最终离开而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无以自拔。她重新回到母亲家中居住治疗心理创伤。故事以女孩断断续续的思想活动、过往的回忆和记忆片段组成,有时又回到现实,每段叙述穿插女孩的日记,叙述人称在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之间转化,展现了特殊的叙述风格。其中有女孩的内心活动、内心独白,也有客观的描绘和记叙,呈现了一个失恋女孩颓废悲痛的精神状态。读着这则故事,似乎走入了一个失恋女孩的内心世界,感同身受她的痛苦和绝望以及那种在情感中纠结和揣测的女性心理。平实的记录仿佛就是人们生活的日常,普通、真实却直指人心。

《娜娜阿姨》以第一人称视角讲述了一个关于亲情、成长、离别和死亡的故事。有时如内心独白,有时如回忆讲述,以一个从儿童成长为青年的主人公“我”的故事展现“我”和保姆娜娜阿姨的相遇与相处,以及在成长过程中“我”的点滴变化,表现了“我”的骄纵、霸道、叛逆、独立以及在娜娜阿姨去世之后我对人生的思考和由此而来的内心拷问与自责。

《美利坚精神》记录了主人公在青年时期的各种事件和由此引发的内心感想,那些对人心的揣测和人生境遇的考量,对复杂人性的思考和对自我认知的抒发,都缓缓流露在这字里行间。每个青年在人生的某一时刻或许都会遇上一两件事情,埋藏在心中,运用小小伎俩来处置摆平,或许任何人心中都隐藏着一个个小秘密,肮脏的、丑陋的、狡黠的、顽皮的、自作聪明的、假公济私的,甚至用来不择手段地维护自己在某个时刻的个人利益和一己私欲。就像桃乐丝和主人公自己,虽对此有过些许质疑和悔意,但回头看来,那也不过是人们为谋求生存、成全自我的一种手段罢了,只可惜了无辜的受害者和自我内心坚守的尊严……

《莱卡》描绘了一对青梅竹马的小伙伴在夜空下看飞碟、看星星的浪漫场景。文章笔调清新,如同纯真童年本身的清新美好,记叙夹杂主人公的内心活动和半幻想半现实的回忆场景,让读者置身于一片圣洁美好的孩童世界之中,既有可爱、简单、朴实、天真的童年感受,又有懵懂、浪漫、冒险与惊奇的青春体验。作品细腻地描绘出两个年龄段孩童丰富而敏感的内心世界。

《最后假期》以少年主人公“我”的口吻讲述了自己在中学之前最后一个假期所面临的抉择。“我”和姨妈、姐姐度过的假期令人难忘,“我”从她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人生的宝贵经验,但比起姨妈和外婆可能给“我”提供的稍显富足和安稳的生活来说,“我”从自我欺骗和谎言中走出来,正视自己的内心,还是选择陪伴在生活困窘的妈妈身边。故事以第一人称的内心独白展开叙述,拉近读者与人物距离,走入一个成长中的少年内心,体会他的点滴变化和逐渐成熟的过程,见证他在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中做出自己的睿智选择。

几篇故事从不同角度描绘了不同主人公童年、少年以及青年的成长经历,故事主人公所感受到的成长困惑如迷茫、羞愧、孤独、无奈、挫败、失望等等,或许是我们每个人在成长中都经历过的。就像最后一篇故事《幸运如我》中,我们突然发现自己童年的影子,那种青春期萌生的情绪和孤独感,那种对生活和人事所发出的“幸运如我”的自嘲和戏谑。或许和保丽娜·弗洛雷斯笔下的所有人物一样,我们每个人的青春与成长都经历过这样那样的惆怅和彷徨,但我们或许又比她笔下的人物幸运和快乐。她的文字给人亲切感的同时又透着一股凄凉和悲观,但在这种冷峻凄清的笔调中我们并不完全失望和丧失信心,相反会在品读她清新而细腻的文字中感受到一种别样的凄美,一种会让人慨叹又会默默欣赏和品味的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