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关心则乱:我在《知否》里寄托了美好理想

来源:中国作家网 | 虞婧  2019年01月28日08:56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近日提到这句词,不少人首先想到的不是李清照的《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而是一部同名电视剧。

打开视频网站上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下文简称《知否》)第一集,密密麻麻的弹幕飞速滑过屏幕。这部古装片自2018年年末首播以来,累计播放量已近60亿,稳居排行榜第一位,主题曲MV播放量也达约420万。卫视收视率和平台点播量均获得惊人的成绩。

不同于《延禧攻略》的剧改小说,《知否》是从同名网络小说改编而来的,讲述的是官宦家庭庶女明兰的成长、爱情、婚姻故事,在家宅背景下展开女主从闺阁少女到侯门主母的人生历程,带有古代礼教制度下的女性奋斗传奇色彩。小说于2010年开始连载于晋江文学城,被评为晋江文学城2010年度古代言情小说,至今为止非V章(非Vip的免费章节)总点击数已达2988万。

《知否》原著作者关心则乱接受了中国作家网记者的采访,围绕读者和观众关心的一些问题,进行了解答。

 

那时候,女子一步错步步错

记者:《知否》是在什么样的契机下开始创作的?

关心则乱:是个巧合。我当时个人生活和工作,都比较空闲,偏偏又遇上文荒和剧荒。写小说是闲极无聊之下的一个偶然冲动。可一旦开动了,好像就不能随便弃坑逃跑,只能努力写下去。作为一篇被认证的长篇小说,我写作的前三分之一是热情驱动,中间三分之一是耐性维持,最后三分之一是责任坚持。

记者:当时为什么选择了这句词作为题目?

关心则乱:李清照一生经历了各种酸甜苦辣,尤其是北宋灭亡、爱人早逝等一系列人生苦难。这首词是她早期的作品,当时女词人前一夜刚喝了酒,第二日早上睡着懒觉,迷迷糊糊地问着侍女,还有闲心打趣。她不用早起管家做饭,不用天不亮去长辈处问安伺候,词中所透露出来的生活氛围和词人气质满是慵懒舒适。明清以后对女性的压制越来越严苛,在这种境况下,我选这句词做题目,其实寄托了我的一种美好理想。我希望女性能够有自己的个人生活,可以通过努力拥有自己的幸福家宅。

记者:有人说,《知否》开始对“把老公当老板”这种价值观进行反思,在女性意识和爱情价值观上都是一个拐点,您怎么认为呢?您在写作时是否就融入了这种意识,或者有这种意图?

关心则乱:刚写的时候没想这么多,更多的是倾向于表现在一个相对封闭且严苛的环境下,女主怎样能安全地生存下去,在这个基础上才有资格追求爱情和自由,否则都是空中楼阁。而且那时候,男子做错事有的是改过机会,而女子则是一步错步步错。

记者:《知否》又名《庶女·明兰传》,父权制、妻妾制度、嫡庶制度还是一个大背景,主人公的命运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所以一直有一种似乎能突破但又无法突破的感觉?

关心则乱:曾有人批评说,这篇小说除了女主,其余女性角色全都过得不痛快,各种磨难折腾。我认为,作者无法按照个人意愿把古代写得花团锦簇,各种自由、开明、美好,这与历史事实出入太大。其次,写文之初,我决定要写一个Happy Ending,要轻松愉快,也就是说,至少男女主必须得到圆满的结局。在这两个条件限定下,我只能委屈笔下的各种“配角”们。

也有读者提出,我过分强调了“守规矩”,贬低女性,我也想回应一下。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阶段,古代女性真的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受压迫吗?无他,受到生产力发展的约束而已。所以,让我在一个设定背景为相对封闭严苛的环境下,描写所有普通女性都轰轰烈烈大杀四方,很难做到。一两个了不起的女性人物,其实也并不能掩盖整个封建进程中女性权力的萎靡,但至少是一种希望。

 

改编也是创作,并不介意影视剧“穿越”不再

记者:有读者或观众觉得《知否》在语言、人物、格局、画面上有点像《红楼梦》,您怎么看?

关心则乱:这个要对曹公说句对不起,小说的背景是设定在明清的,我只能模仿前作的说话语气和行事风格。但我认为,就古典小说而言,曹公之能无可匹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至今无来者)。《知否》虽然在语言行事上模仿名著风格,但整个故事架构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惭愧,惭愧。

记者:《知否》删掉了原文的穿越,您本人觉得这样做影响大吗?有没有您的粉丝反映有所不适呢?

关心则乱:有影响,但不见得很大。有粉丝反应过,但改编本身就是一种再创作,剧情也很有意思呀。

记者:读者和观众反映,非常喜欢大娘子这个人物。也有人觉得长柏和祖母的形象简直完美。小说对人物形象的刻画还是非常精到的,您能谈一谈吗?

关心则乱:大娘子其实是很认真地在说话做事,但在别人看来却很搞笑,这本身就是喜剧创作中的一种模式。长柏是我对古代士大夫的一种完美理想寄托,祖母是我对美好人性的一种寄托。前者真正做到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我常常想,我们漫长的古代正是因为始终不缺乏长柏这样的人物,才能这样光彩照人吧。祖母做到了在自己受到生活不公正的对待后,并没有磨灭对生活的热爱和对弱者的怜悯,拥有人生的大智大慧。

记者:大家对作品中的女性形象谈得比较多,我想请您多谈谈几个主要的男性角色。

关心则乱:其实在写作之初,我就为男主写了一条完整的人生经历——侯门叛逆,年少行错,幡然悔悟,终成大器。其实盛老爹才是更有代表性的古代士大夫阶层,不同于长柏的光辉形象,不同于男主的戏剧性转折,他才是一个典型的向上爬的古代父权象征。

 

“家和万事兴,我写的真不是宅斗文”

记者:有观众评论《知否》的火爆会重新带起一片宅斗文,您怎么看?宅斗文比起宫斗文,又有什么差异呢?还有人把《知否》定位成种田文,如何理解?

关心则乱:其实我认为我写的真不是宅斗文,我写的是种田文,是想着怎样转逆境为顺境,怎样将日子过好的过程。家和万事兴,哪有家里斗个不停的,除掉破坏因素,就该好好过日子才对。真逼急了,还能分家另过。宫斗我不好评价,不过我认为,宫斗是没有赢家的。哪怕最后斗赢了,也不过是满腹凄凉和半生孤独。

记者:网络文学受到越来越广泛的关注与重视,您觉得在这样的时代机遇下,自己要如何面对网文写作?

关心则乱:我想许多年后,后人评价我们这个时代,网络绝对是对现实生活影响最大的因素之一。比如当年明月,原本只是一个普通公务员,所学专业与历史无关,不是专家学者,但凭个人兴趣和才华,以网络连载的方式推出《明朝那些事儿》,引起了巨大反响。在网络时代,对某件事的看法,对历史的解释,不再局限于少数人手中了。这是一件有力武器,同时也带来不少弊端。作为网络作家,我希望能传播正能量,不辜负这个时代。

记者:您目前在写什么作品?或者有什么新的写作计划?

关心则乱:目前正在写《星汉灿烂,幸甚至哉》,是闲散穿越小白文,设定的时代比较原始野蛮,但同时对女性的束缚不再那么严重,算是新的尝试。

 

《知否》为什么这么火?记者从大量的读者反馈和视频弹幕中找到了几点原因。

就制作而言,电视剧的改编有一个网络小说的基础,有一定的粉丝量。剧改保留了小说原名,名词名句,充满古风,吸引人群。本剧制片人侯鸿亮曾参与《琅琊榜》《伪装者》《欢乐颂》的制作团队实力雄厚。演员演技、布景画面、原声配音、服饰妆容等都受到好评,还有观众发出“用蜡烛打光的剧组真的是良心剧组”的感慨。

就主题而言,这部剧讲的是古代女子的命运,是父母子女的亲情,是待人接物的道理。《知否》原著属于女频文,改编后的影视剧受众也主要是女性。两者受到的关注是女性自我认知与自我表达欲望提升的反映。剧中明兰的独立自主的生存法则和婚恋观都备受认可。有观众评论:“这部剧的爱情观是非常现实的,没有什么幻想型的‘矢志不渝’,完全是一个被折磨过的社会人该有的爱情观,非常成熟冷静。和女主在一起的也不是帅气、家世好、一往情深的男二号,而是也受过苦,各方面势均力敌的男一。”

网络文学评论家庄庸谈到,网络文学作品不缺宏大的世界体系和想象性建造,但是宇宙就在果壳之中。在驾驭庞大的世界观之前,要学会的,恰恰是对每一个细节的细致揣摩、精雕细琢,《知否》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本。每一个人物,每一件小事投射出的人心、人性、人际关系,都得到了很好的刻画。

泛娱乐时代,五光十色,雁过无痕,若能在群体效应之间做些开放、多元的探讨与思索,从娱乐性中提取一些带有烟火气息的思想性,倒是别有意义。《知否》中形形色色的人物与平凡琐碎的日常生活,都映射着当下的世道人心与生活智慧,寄托了芸芸你我的美好理想与坚定信念。